Wordon

《众星》后记

出于我的愚钝和技艺不精,常常没法把自己的意思完整地表达出来,有时写的时候心潮澎湃,回头阅读却发现内容比想象的平淡。讲故事也是一门技艺,而我连入门都算不上。但就这样让原想的情感消失在我平平的叙述中……总觉得有点可惜。

这次的文章,写到最后一部分的时候非常矛盾,因为感觉自己选了个小气的中心,也把原来很大气的角色写小了。芬奇似乎应该是一个更有决断、更笃定勇敢的人,原不该在这样的情节中逃跑。但是从最一开始就埋下了线索,此时再换什么别的理由让芬奇离开,甚至都没法说服自己。最后写完的时候,似乎是抓住了真正的原因,但也不确定有没有彻底地描述出来。我想到的是,跟一个人缔结紧密的联系并不意味着完全的快乐,因为...

【POI】众星何历历(下)(RFR,王子/勋爵)

【这里是历史废必备的架空历史背景】
【存在ooc嫌疑 预警 有话唠嫌疑】
【请看准勋爵女儿的名字再决定是否对作者下手……不要误伤友军QAQ】

他们共度了很多时光。属于约翰·里瑟和哈罗德·芬奇的时光。他们在赛马场相遇,在小酒馆里碰面。他们一起去剧院,穿戴得朴素坐在四五排的位置。他们傍晚出城去,在附近的小村庄游览一晚,披着晨曦回到城门初开的城市。里瑟偶尔会在惠斯勒教授的课上出现,明明知道课程的安排时间却还是早到,听他讲半节课再一起离开。有时他们在正规的社交场...

【POI】众星何历历(中)(RFR,王子/勋爵)

【这里是历史废必备的架空历史背景】
【存在ooc嫌疑 预警 有话唠嫌疑】
【请看准勋爵女儿的名字再决定是否对作者下手……不要误伤友军QAQ】

哈罗德·芬奇,如读者们所见,对社交和攀附权势不仅毫无兴趣,甚至称得上是厌恶。意外地被王子“偶遇”之后,他发现自己有些轻敌,只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这个身份高贵的挑战者。王子预想的无影无踪并未发生,事实是,勋爵不仅出现在了剧院、博物馆,还罕见地参加了几场舞会。但令约翰感到沮丧的是,芬奇现身的无一不是名流云集的场合,就是他真的想走过去搭上几句话,也会因为暴露在社交猛兽刀一般锐利的目光下而犹豫一番。结果是,他仿佛总能遇到勋爵,...

【POI】众星何历历(上)(RFR,王子/勋爵)


【这里是历史废必备的架空历史背景】
【存在ooc嫌疑 预警 有话唠嫌疑】
【似乎有些太长了……是不是分成两段更合适?如果是的话请告诉我😂】

帝国的继承人被一种奇妙的状态困扰着。

他总是好像看到了某个人的身影,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理智上他知道这并没有真实地发生,但每一次,他都忍不住扭头去确认。他开始做与那个人相关的梦,梦里是与他相关的意象、记忆、以及种种狂野而毫无依据的景象。梦里那一切对他是那么自然舒适,然而醒来的一瞬间,那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就像是温暖的毯子突然被抽掉一样,把他扔在冰冷的空气中。

王子约翰试图掩饰自己的变化,但他的仆人仍是被他陡然增加的重复命令折磨得焦头烂额...

My Father and I (纪念向,微RF,513后,原创角色视角)

居然已经入坑一年了……遇到POI真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几次相遇之一了,常常觉得当初会点开这部剧的自己真是太幸运了。与它相伴的每一天、回顾的每一个片段都是那么的美好,以至于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感谢小乔,感谢众演员,感谢热乎特和随缘里各位的投喂~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然后……下面是正文……


Grace绕过走廊,匆匆走向小卧室,然后,她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轻柔温和,带着些微的笑意。伴随着它的,是婴儿快乐而好奇的咿呀。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卧室门口,微笑渐渐染上她嘴角。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伏在婴儿床的护栏上,仍在逗弄着那个小人儿。淡色的窗帘把光线滤得柔和,落在那伸出的小手和男人身上。

男人...

只是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如果是RF两个人一起上天台……


……算了吧。这两个人不可能让这种事成真的。

嗷嗷嗷第一次在电脑上画!没有带鼠标所以画图+触控板居然能涂出这个结果简直不敢相信!本来只是画了兔子的头,想到冯七就鸡血满满地画了下去,不过真的对不起老板那件好看的条纹西服……啊啊啊那个条纹真的是攻气满满!手残就放弃了……

兔子脑后的那些红色不明条带?哦那是最开始涂鸦的结果……包括淡紫色的背景也是……意外………请忽略吧…

以及似乎画得有些瘦(???)了,本来想是只软软的兔子……

Reese变成了一只猫(POI,G,一发完)

最开始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很黑,空间很狭小,而且还在摇晃。过了一会儿他的神志清晰了起来,环境的颠簸让他确定自己正在某种移动的交通工具上,陆地上的——大概。
John Reese试着舒展了下腿。
哦,真是好极了,在度假的时候被绑架,谁不想有这样的经历啊。他愤愤地想。
之前的记忆还是在一家度假酒店,喝足了酒躺在床铺上,关了灯看着落地窗外,雪山在月光下泛着如梦似幻的微光。他睡着了,然后出现在了这里。
习惯性地反思可能出现的疏漏——让他被绑架的疏漏。没有得到结果。他没喝到降低警惕的地步。
刹车。面包车拉门打开的声音。面包车?
他身处的空间漂浮了起来,有哼歌的声音,听起来抬着装他的容器的人一点都不累。
Reese...

哈罗德的移动城堡04 (G,FRF)

每次修改前都要抵抗强烈的羞耻感……不过这一部分改动不大,只有部分细节和后文统一了一下。
李四的诅咒越来越严重了。

P表示过去,F表示未来,也就是后穿和前穿。

进展更快的部分在随缘: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5964&extra=page%3D1&mobile=2
以及AO3上: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40279/chapters/23806605
细节方面可能会差些,不嫌弃的GN可以前去食用(比心心)


11

男人...

兔子先生烤了一盘曲奇饼(两则)(RF,小甜饼)

第一则

兔子先生烤了一盘曲奇饼
黄油和莓果的香气很早就从他窗口飘出来了
心急的松鼠在饼干没晾凉时就拿走了第一把
她放下了一颗香甜的苹果,在兔子的窗台上
腼腆的田鼠迭起罗汉,拿走了第二把
他们留下了一颗闪亮亮的纽扣,在兔子暖暖的手心里
长脸的老獾出现在窗口,拿走了第三把
但他什么也没留下
狐狸小姐拿走了第四把,她咯咯笑着,留下了一条浅蓝的丝巾
现在,铁盘里只剩下了最后一把曲奇
兔子先生拿起了丝巾
丝巾太大了
他把它系在颈上,就垂到了膝盖
把它扎在头上,就像穿了件斗篷
兔子先生叹了口气 甩了甩被拉皱的丝巾
走出洞去 把它挂在晾衣绳上研究
头上突然一暗 竟是只绿眼睛的狼
兔子先生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结果被他一爪拍倒、压住了脚
兔子...

关于我

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
POI Merlin HOC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