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是IF老夫老妻HE了!谢谢各位参加!
#占tag致歉
@mouruce 的梗!

节后复健

随机抽一个点梗!

POI全CP都可以

LOST只有本杰明相关可以~

金蝉脱壳只接霍本/霍宅和霍四~

48小时等待

如果是冷门CP/冷门的梗就更棒棒了(不要是冷门的角色!可能会不认识)

爱你们哟~啾咪

(。・∀・)ノ゙ヾ(・ω・。)

那什么,没人点苯酚吗?

点苯酚点一送一!(不)

但是请点很多水仙吧!

还可以更冷一点!

理查德x本杰明怎么样!

魏德默x本杰明也可以!

方向正逆不可选 因为对我来说没差(对手指)

不过最终还是靠随机选择(扶额)

请不要客气地点梗吧!

【LOST&POI】成为本·莱纳斯 Becoming Ben(下)(G, 类苯酚)

#不是很像CP的类·苯酚产物

#想好题目了

#二设很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晚,本杰明只开了一盏台灯,在电脑上漫无目的地检索着一些字眼。右上角忽然弹出一个对话框,“你能看到我吗?”

是的,他能。

哈罗德大概往他的手机上发了一百条信息。或许有邮件,备忘,通知信息……所有的一切他都没有看。交互界面最后的努力是征用校园电台与他对话,没有得到回应后,它沉默下来,直到现在。

本杰明拿起手机,点开联系人朱丽叶,没有新消息。他扭过头,赫利已经睡着了。他站起来走出寝室。

时间已经很晚了,走廊上只有安全通...

【LOST&POI】成为本·莱纳斯 Becoming Ben(中)(G, 类苯酚)

#不是很像CP的类·苯酚产物

#想好题目了

#不会坑,但修了才会发

#二设很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不喜欢这个。”

“你管我喜欢什么。”

“你不喜欢这件,但你觉得穿上会被别人喜欢。朱丽叶,准确地说。”

商店的角落传来一声咒骂,店员们望过去,一个戴着蓝牙耳机的小个子高中生站在衣架旁,对面是一件时兴的空军夹克。他看起来颇守规矩,不像是偷衣服的人,他们盯了一会儿便移开了目光。本杰明又骂了一句,这次声音低了许多:“这不关你的事,哈罗德!”

“我深觉不愿看到你穿着它的样子,还有可能遇到的所有尴...

【LOST&POI】成为本·莱纳斯 Becoming Ben(上)(G, 类苯酚)

#不是很像CP的类·苯酚产物

#想好题目了

#不会坑,但修了才会发

#二设很多

#勉强赶上中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女孩有着一头金发。

女孩有着一头被阳光照耀的、明亮到近乎透明的金发。

教室窗口有风吹进来,天空晴朗碧蓝。她的长发蓬松卷曲,微微侧头时,就像金线似的麦芒,被风吹起波浪。蓬松流转的——梦一样的波浪。

朱丽叶又转过了几分,意识到他的视线时,垂下视线转了回去。

自觉形秽似的,本杰明收回了目光。

讲台上的声音持续着。

.
 .
 “嘿,这不是咱们的奥利·...

Topic: the Reason

这是个假设:一个人被另一个爱着
于是这个人问:what do you love me for? 你到底因为什么爱我呢?
那么这个问题最想得到的答案是什么?
对这个人的认可,爱慕,依赖,习惯,或者一个巧合,一个触碰柔软心底的瞬间,一个“不如纵身一跃”的冲动,一句“因为你独一无二”?
不过,还有个答案是这样的:I love you for nothing. 我不因为什么而爱你。简单地说,我就是爱你,不管什么原因。
所以,这是理想的答案吗?
我给不出答案,我只是提问的人。说起来这会不会也是某种恋人里的必死题目呢23333 还有任何涉及到“爱”的感情,是否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又重不...

【POI】what fire shall not destroy 火焰所不焚的 (纪念向)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个作品完成时奈森的表情。那是我们共同完成的,当时商务洽谈还不那么繁杂和必要,我们一起写了那套程序,将它投入实用,然后奈森说:想过我们还能做出多少东西吗?他语气激动。从一开始他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不为一朵花欢呼,而看到了无数的花和果,看到了繁花紧簇的一切。

所以我说他是个梦想家,我是说,褒义的那种。最开始我们做了一些数据处理的简单作品,然后渐渐涉足专业领域,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合作者。收入水涨船高,让我们有勇气在并不被看好的方向进行尝试。我们并非南辕北辙,矛盾和分歧无法避免,但大体来说我们更加容易达成共识。少年与青年交接之时我处在被追捕的状态,直到现在我都保留着许多当时形成的习...

【POI&LOST crossover】左手摘月(苯酚,T)

(还没有改 就是想发 苯酚我吹爆)


“我想哈罗德。”沉吟良久,本杰明说。

“别傻了。”威廉道。


这年的雪来得很晚。波市的冬天从未如此干燥,以至于大雪降落时,到处都是欢呼和喜悦。

那时天已经黑了。本杰明走在路上,车灯如水,路灯如雾,纷扬飘散的雪花里他眯起眼,睫毛上的细雪被吐息融化,把视野折出一片色彩斑斓。

一切回到了某个晚上。深夜。路上已没什么人了,那是学院区,走出酒吧的地界就是一片寂静。当时月光落在白皑皑的地面上,冰晶闪着细碎而晶亮的光。他挽着哈罗德的手,两个人都喝了烈酒,步履有些不稳,呼出的热气蒸腾在月光下,像飘忽的幽灵。他有意挽紧了哈罗德的手臂...

【POI】Where or When (RF,simple & short)

00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当里瑟把煎绿茶递给电脑桌前的搭档时,对方接过杯子这么说道,“这件事发生过很多次了?”

里瑟蹙了蹙眉:“什么事?”显然他还在想今次得到的号码。

芬奇转过椅子面对他,郑重地端着那个纸杯。“煎绿茶。你把它递给我,然后我们开始讨论新的号码,展开营救行动,发后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我们爱上了彼此。”

他的表情很郑重,郑重到里瑟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咖啡呛出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把拳头放在唇边以遮掩把差点呛死他的那些液滴咳出来的巨大噪音,看到对方的目光又停下了动作,“怎么?芬奇,你觉得这些想法是——真的?”这个形容词花了他几秒钟的时间择取。老天,他也开始咬文嚼字了。...

It's not important if anyone said that you should be, would be, ought to be or anything. What important is what you can be, and it didn't matter if anyone hoped or any meaning had been made on you. That's all meaningless. What you can be? What you can be.

虽然现在也没什么过节的气氛,对圣诞的憧憬也很少了,但是每年有这么一天,让自己想到很多美好的事情,想到无数发生在圣诞的情节,理所当然地想到冬青和榭寄生,红色的圣诞帽,还有一切的一切……哇哦,虽然没有贺卡也没有礼物,没有告白也没有倾诉,没有任何特别的好或坏的事,但仅仅是想到这个节日,想到它“可能”关联的东西,就已经感觉如此快乐了。大概节日本身也没有固定的意义吧,圣诞的度过也可以和宗教、文化……任何可能有纠纷的东西毫无关系。它可以仅仅是一个符号,一个印象,剔除了你所有不喜欢的东西,仅仅是一个美好的念想。这样来看,节日真的是很美好的存在了。如果生活的一切都可以这样简单化,修剪掉“你必须”“他人”“这意...

给各位致歉

非常遗憾的,27号的吕贝扎会窗掉,以后也无法固定日期更新了。不知道上次有没有把此意言明,但各位可以养肥了再看,我也会把固定更新的说法删掉的。
谢谢所有阅读和评论吕贝扎的小仙女们。鞠躬。

【情话N题】契约关系(典狱长 Willard Hobbes / 性转芬奇 Harry Finch)

随缘上已有楼:情话N题 欢迎来玩~


hares:

这个系列是我和  @Wordon  的一套练习作,我们轮流抽签决定两个参与的角色,轮流写上下篇。主题就是“说情话”,抽签不排除自攻自受的可能。

  

本次top:hares,下次会轮换过来。本系列实验成分较大,但均出于我们的努力,望各位多包涵。

  

配对: 典狱长 Willard Hobbes / 性转芬奇 Harry Finch
题目: 契约关系
作者: Wordon & hares

 ...

【POI】吕贝扎,从二六年到—— (苯酚苯,水仙,其他) 第六章 下

建议跳至第一章阅读警告和提示:第一章

CP是苯酚。

各位也可直接移步随缘XDDDDDD 享受丝滑体验

03

到达抛尸地点后Riley把Larry揍了一顿,一边揍一边笑,称他为没种的人。Larry一头雾水地被暴揍之后才明白,Riley只是拿他开心,但他却把机密信息尽数倾吐。警官笑够了之后对他说,今天的事自己不会说出去,但他要是还有点脑子就记着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就把他泄露Sawyer犯罪证据的事情说出去。Larry又在裤子里尿了一泡,最后被他送回了俱乐部。

“洗车的钱我就不跟你要了,长点心眼儿吧Larry。”

帮派小弟看着这个警方恶棍在自己面前摇起车窗,绝尘而去。

John抽出空...

【POI】吕贝扎,从二六年到—— (苯酚苯,水仙,其他) 第六章 上

00

Zepp懦弱得无可救药。

William可以数出一千种Zepp令他讨厌的原因,但最先出现在他脑海的,一定是这个词:懦弱。这种特质在Zepp身上是如此明显,即使他已经成年而他们已有多年未见,它依然在他身上凸显。今天如此,十几年前亦如此。

他们童年时就是对头。说“对头”或许是侮辱了William,因为看起来Zepp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对Zepp而言他就是个混世魔王,从话都说不清楚时就能把Zepp气到哽咽,长大后更是花样翻新,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溜进兄长屋里,在后者的哭叫着把母亲保姆吸引过来前造成尽可能大的危害。他有一套经典的“三段论”:第一,不同于过去的劣迹,今天我出于关...

A Normal Day (POI&LOST, 苯酚,G)

# A Normal Day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你睁开眼睛,新的一天。
阴天。
雨声。
意识到天气的不妙你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爱人翻过身呻吟着拿毯子遮住脸,你顾不上他,匆匆洗漱便拿起雨具出了门。
早高峰果然提前了。
你几乎是被人潮从地铁上冲下来的。在小摊上买了早餐带去图书馆,你庆幸糟糕的交通对读者有同样的拖延作用。
挨个打开仪器,看着清洁工慢悠悠地打扫擦抹,两个下属依然没有露脸。你看着手表打去一个又一个电话,终于在第一个读者到来之前等到了嘻嘻哈哈穿反了衣裳的她们。
扎马尾的姑娘把散乱的图书归位,散着卷发的将所有的资料摆好墩齐,读者们陆陆续续地入馆,不久便开始有人问询台询问借阅的规则,有人在书架上找...

【情话N题】Of Two of A One 一体一言(岛花水仙)

/这个系列是我和 @hares 的一套练习作,我们轮流抽签决定两个参与的角色,轮流写上下篇。主题就是“情话”,抽签不排除自攻自受的可能,当然,我们第一次就是“开门红”,抽到了岛花/岛花的题目。这次是我抽签并写上篇,hares写下篇,下次会轮换过来。本系列实验成分较大,但均出于我们的努力,望各位多包涵。

配对: Benjamin Linus/Benjamin Linus
题目: Of Two of A One 一体一言
作者: Wordon & hares

本杰明在潜艇上睡着了。他当然不需要经过麻醉才能到达小岛,但这一次他实在困得厉害。再次醒来时,腕表上的时间告诉他自己即将到达小岛,走...

【POI&EP】Words,Words,Words (Hobbes/Reese,非CP向)

Words,Words,Words
万语无声

霍布斯从来没说过什么好话。第一次听到里瑟要参军,他说,你脑子坏掉了吧?后来里瑟交到女朋友,他最后得到消息并表示:真是个没良心的。再后来里瑟死了,航空局派人给他送信,他把他们送走并表示:早就知道有这一天。

里瑟总想着去做英雄,像他那个养父那样,但英雄不是属于活人的称号。拯救他人?何不拯救自己。霍布斯的船再次离岸时,他忽然想去里瑟坠机的地方看看,又打消了那个想法。

反正那小子也不在乎他是否到场。

他在海上渡过了四年零三个月,之后回到华盛顿。里瑟家在郊外而他的在市内,这么近但他们长到少年之前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里瑟的养母几年前去世,没有继承人,那...

【POI】吕贝扎,从二六年到—— (苯酚苯,水仙,其他) 第五章

27号是周一,令人窒息

还是避开工作日的第一天提前把文发出来吧~(挥手)

建议跳至第一章阅读警告和提示:第一章

CP是苯酚。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次发图也被河蟹了,各位请走随缘:吕贝扎第五章

各位能想象排版切图半天一发就被屏的绝望么ヘ(;´Д`ヘ)

【POI】吕贝扎,从二六年到—— (苯酚苯,其他) 第四章

抱歉这次更新晚了,以及,以后可能还会开天窗,或者双月更……请各位海涵……

建议跳至第一章阅读警告和提示:第一章

CP是苯酚。

请走随缘:吕贝扎第四章

或者长微博:http://changweibo.jayxun.com/p/1I4T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