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on

哈罗德的移动城堡 03

06

John坐在港口边上。

天气渐渐凉下来了,海风有了棱角,飞鸟也变得稀少起来。他望望渔船,然后是远处一艘老旧的军舰,又一次把石块扔到了海里。此时云层后漏下几束阳光,他伸了个懒腰,把垂着的腿收了回来。

中午了。他扭头望望热闹劲已经过去的市场,站起了身。出门的时候Harold还在城堡里打理温室的植物,不知道这会儿有没有“号码”把他召唤出去。 

John走上因为开始午餐而有些冷清的街道,他不确定自己想不想回去,外面的空气不错,但他卧室窗口的景色也是绝无仅有。不过不管在哪里,他都是这样无所事事,所以应该也没什么差别。

Harold在的时候还有点意思。John不打算从他嘴里套出那些号码的来源,但研究他的表情和反应也有很多乐趣。除此之外,这位魔法师还有一肚子的逸闻趣事。要是Shaw正好在的话就更好玩儿了,这个女人在别的感情上就像一块石头,唯独对愤怒表达得非常明显,他简直忍不住拿她开玩笑的冲动。

John走到了署名Crane的二层小楼前,正要打开门,突然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快步从前面的小巷走过去了。他马上跟了过去,脚步轻得就像猫,前面那人似乎全无察觉,仍一头走向目的地。 

Harold Finch今天穿了件蓝色格子西装,和天气很配,但有些过于显眼了。 

John追着他拐到另一条小巷里,面前却空无一人。

“去Hopkins'吃午饭怎么样,Reese先生?”身后传来礼貌的声音。

他转过身,Harold带着戏谑的微笑看着他。

“好啊。”他保持声音的平静,可尾音仍是打了个弯儿。


点过菜后,John盯着对面的Harold,魔法师选了背对门口的位置,目光越过他的肩膀投向了厨房。

“海边怎么样?”Harold问。

“有艘军舰停在那挺碍眼,除此之外都还不错。”青年眯起了眼,“Finch?” 

“嗯?”Harold收回了目光。

“你出门的时候来了号码怎么办?”

“那没什么。”魔法师说,“看到那边的壁炉了吗?”

John扭过头:“嗯。”

“'机器'会把字拼在里面。”

“万一壁炉没点呢?”毕竟前几天还挺暖和的。 

魔法师板起脸看着他。

“蜡烛?”他故意忽略掉对方的表情。

“煤油灯,打火机……任何有火的地方。”

John突然想到Harold吃着饭突然抬头去看吊灯的情景。他笑了。Harold有点不解地看看他,又把目光移到了厨房那边。

“你是在担心厨师往饭里下毒吗?”

“Reese先生,我恳请你用你的专长来看待这件事。”

John对这个字眼蹙了起眉。扭过头,他看到点菜的服务员正和一个矮个子厨师说着什么,餐厅老板在一旁望着他们。“那是你的号码?”

“猜猜是哪个。”Harold说。

服务员和厨师谈得正在兴头,老板走了过去,他们面色一僵,马上分开了。厨师走到后面去清洗蔬菜,服务员和老板说着什么,她的表情越来越惊慌,直到老板说了什么,她没有再回应。 

“餐厅老板?”John问。

Harold扬扬眉:“真是令人印象深刻,Reese先生。那么下一个问题,受害者还是加害者?”

John皱了下眉,他们的食物端了上来,打断了对话。

“我以为你收到的都是受害者的号码。”

“我得到的只有号码,别的部分得看情况。”

John的目光追随着送完餐盘、有些失落地站在餐厅一角的服务员。“这个问题可有点难。话说回来,你说’专长’是什么意思?”

魔法师切开了自己的羊排,满意于它的鲜嫩多汁。“就是’在客厅里和Shaw小姐对刺却没有伤到一点儿家具’的意思。”他说。 

John放下了餐具:“看来你不是只关心自己的古董。”

Harold勾起嘴角:“要不是你们差点把描金粉彩花瓶砸了,我还真想多看一会儿。所以,专家先生,谁是受害者?”

John望着对面那双蓝色的眸子,Shaw的战斗风格粗暴凌厉,从来不在乎会给周围的环境带来什么影响,而他把她的破坏性尽数抵消,还没有落在下风,这就是Harold所说的“专长”。他有种感觉,Harold完全知道那个词代表着什么,只是没有言明而已。

John站起了身。餐厅老板看他走来,跟他对上了目光。他假意向他要辣椒粉,然后找到个空档溜进了厨房。

矮厨师正在做一份杂烩,另外两个厨师离他至少有两步远的距离。John走过去,捞起桌上的菜刀抵在他后背。“嘿。”他的声音低沉却带着点气声,让人汗毛倒竖,“你这道菜闻起来不错,加了多少蕙香?”

过了一会儿,Harold看着高个儿青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的动作很自然,没有引起任何多余的注意。John坐下了,有点可惜地插起不再热脆的烤猪肉,道:“受害者。”

“你解决了吗?”魔法师问。

“猜猜看。”John抬起头,Harold皱起眉,摇摇头,忽然笑了起来。

John感觉自己的嘴角上扬起来。真不错,太阳也出来了,外面的街道被染上了金橙的颜色。

“Illana!”餐厅老板大声道,“为什么我的午餐还没做出来?你又忘了告诉厨师,是不是?”

服务员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向了大门。

Harold望向John,后者耸耸肩,在服务员从他身旁走过的瞬间从她围裙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小心地避开了刀刃,把它放在了餐桌上。

“你干什么!”服务员愤怒地问。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发作,Illana小姐。”Harold说,“你有别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John向匕首侧侧头,服务员气得浑身发抖,忽然抄起一盘菜冲向了餐厅老板:“你这个混蛋!”

“哦天哪。”Harold转开了脸。John站起身拉起他:“走吧,他们要叫警察来了。”他点点头,跟青年走了出去。刚出了餐厅,就看见个穿着棕色外套的胖警官冲了进去,“都住手”的怒吼从里面传来。

“恶意剥削唯一的服务员真不是什么好主意。”John扁扁嘴。

“尤其就她能自由出入内外场这一点来说。”Harold道。

“要么被毒死要么被捅死,我们的服务员小姐可准备得很充分。”男人偏过脸,“有没有兴趣多分享几个号码?”

“这种类型的吗?还是别了。我不想再看着滚烫的牛排被糊在谁脸上了。”





07


“日上三竿啦,大师。”

Harold在书桌上醒过来,意识到说话的人是谁之后,他直起身用埋怨的眼神看了John一眼:“我更希望你先敲个门。”

男人把茶杯放在桌上,“我以为你说过我可以‘自由出入每个房间'。”

“这倒没错,但是你至少该尊重下我的隐私。”魔法师戴上了眼镜,端起茶杯搅了搅,杯底有透明的糖浆漾了起来。他的表情柔和了些。

书桌上散着几张图纸,John看了看,问:“这是什么?一个传动轴?”

“差不多。你看得懂吗?”

“多多少少吧。做过简单的那种。”John拿起最上面的那张,蹙起眉,抬手在上面笔画了一下,点了点头,“核心很精巧。”

Harold之前走到了窗前,此时回身看向他:“你能做出来吗?”

John搔了搔下巴,“要费点功夫,不过没问题。”

Harold忽然兴奋了起来。“来,我给你看样东西。”John跟着他走出书房,魔法师走到隔壁的图书馆门前,在门板上敲了敲,门板向内缩去,折叠了起来,变成了一截楼梯。变化发生的瞬间,John感到楼梯内的空气流动了起来,一股清新的草木气息被吹了进来。

走上楼梯,没几步眼前就豁然开朗。这似乎是城堡的露台,地板随城堡移动微微震动着。

他看到了一架飞行器。不像王国通用的甲虫样式的,这机器有着流畅细长的身形,头尾很尖,驱动飞行的是连接在两侧轴上的弧状机翼。

“这全是你做的?”John推了推一片机翼,它旋转起来。

“主要是外壳的设计,但蒸汽机也改了一些。”

John回头看向他:“它能飞吗?”

“勉勉强强,实用是提不上的,我担心光是从这里飞下去都会摔断脖子。”Harold抚上光滑流畅的机身,“改装过的蒸汽机轻了很多,但是动力也被削弱了。如果能提高机翼的旋转效率的话,它或许能飞得远些。”

John点点头,问:“现在的传动轴比起理想的差了多少?”

魔法师叹了口气。“我在这里装了个指示灯,”Harold指指机身上的一个圆形,撤出了机翼的运动范围,“如果工作时它能稳定发光,就表示达到飞行器的标准了。”

John望望他,猛力推了机翼一把。它迅速旋转起来,同时,指示灯颤巍巍地露出暗淡的光。不久转速降低,那光就彻底消失了。

“看起来还差好大一截。”

“是啊。”魔法师说着,走向楼梯,“我去做个石膏模子,晚上应该就能把新的零件铸好。”

“别告诉我你还有炼钢炉。”

“Reese先生,”Harold转头瞥了他一眼,“你能想到的机械,城堡一应俱全。”


几天后新的传动轴做好了,但指示灯还是半亮不亮的。Harold又开始窝在书房里画图纸了,John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他应了一声,但没抬起头。

“你是想把自己憋死在书房里吗?”男人问。

“我的书房通风很好,可惜缪斯迟迟不来。所以,”他放下铅笔把图纸亮给John看,“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你改了套管的花纹?”John深吸了口气,“但改法可不止这一种。你有没有试过一次做十个不同的?”

“但是Reese先生,最适合的设计只有一个。”

青年耸了耸肩:“多试几个总没错。你怎么能确定这种改法一定是最好的?”

Harold看了他又看看面前的图纸,垂下眉毛道:“好吧,我们可以扩大实验量。”

“除了花纹还有什么问题吗?”

“花键轴与凸缘叉的连接方式,齿花键的形状和轴套的材质,都有修改的空间。”

“唔,我感觉我们会做出一大堆试验品了。”


最后他们做出了7种不同花纹的套管,6种不同连接方式的花键轴,4种不同形状的齿花键和5种不同材质的轴套。

“你知道这么多种类的零件有多少种组合方式吗,Reese先生?”

“别着急Finch,我想这不会是最后一轮。”

“……”


一个月后。

John第776次推动了那只机翼,Harold拿着实验日志,条件反射地举起了笔。

日志的表格里已经标满了数字。

机翼飞快地旋转了起来,Harold被这强风吹得眯起了眼,机械运作的嗡鸣声似乎更加强劲了。

指示灯让他恍惚了一下,眨了眨一下午被风刮得干涩的眼睛,又认真地看了过去—— 

明亮的绿色。

“Reese先生……”他的声音有些虚弱,音调却已然扬了起来,“我们大概是做到了。”

John跑到魔法师那边,指示灯的亮度到那时都稳定着,此时蒸汽机都还没发动呢!魔法师回过头来,额头上一层热汗,嘴角却不可抑制地翘了起来。他的双眼蔚蓝明亮,在阳光下几近透明。

“来吧,Reese先生。”Harold走向机翼渐渐停止运动的飞行器,“是时候让它真的飞一次了!”

John被他这纯正的兴奋感染了,但就在这时,一种冰凉的感觉忽然从心口流开,留下一路的麻木。明明被阳光照着,他却打了个哆嗦。

“Reese先生?”魔法师望向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John。”

那种奇怪的感觉渐渐减弱了,他试图露出轻松的神色,结果却显得十分勉强。

“我们回去吧。”Harold冷静下来。

“不,不用。”John说,“我只是闪了个神。”

魔法师盯着他,刚才还神采奕奕的男人此时却躲避着他的目光,眉宇间露出一分不安。“是诅咒吗?”Harold问,John蹙蹙眉开了口,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看着男人,双唇逐渐抿成了一条直线。

“我很好。”John终于能说出话了,“那没什么。”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稳定。Harold看着他,他朝飞行器扬了扬下巴:“走吧,让我们试试看。”

“真的没事?”魔法师问。

“真的!”John大声说,“现在快让我们看看这铁家伙能飞多远。”

不知怎么的,他不想让魔法师知道刚刚发生的事。Harold看着他踏上踏板,只得跟了上来。

蒸汽机预热完毕,开始给机翼供能,机翼缓慢地旋转起来。不久,机身微微一震,漂浮了起来。拉起控制杆,飞行器与地面拉开了距离,然后从露台飞了出去。

此时移动城堡正来到一处平原,河流蜿蜒而下,映着碧蓝的天空。两岸青草翠绿,在飞行器飞过时战栗起来,就像是女孩儿被风刮乱的长发。

天气很不错,万里无云。仲秋的天气,阳光却依然不减热度。John仰靠在座位上,在明亮的阳光里闭上了眼,世界顿时变成了暗红的颜色。Harold扭过头,John挽起了衬衫袖子,把麦色的小臂挡在眼前,阳光透过他上衣汗湿的部分,勾勒出了他紧窄的腰身。魔法师侧过身,余光扫到了一片亮光。他望过去,那是一片湖泊,范围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那是什么?”John问。

“大湖城。”Harold扶着方向盘,“都是淡水湖,城堡可以过去加水。”

“这就是那五大湖啊。”男人说,一面回头望向城堡的方向,它在他们身后缓缓地跟着,就像个巨大的原始生物,一面走一面吐着白汽。

“不错,再往北就是美伯迦了。你去过那边吗?”

“没有。我们和他们没什么纠纷吧?”

魔法师笑了笑,道:“你只跟着军队行动吗?”

“我参军太早了。Finch?”

“嗯?”

“你是怎么变成一个魔法师的?我是说,我从没听说过有什么魔法学校。”

“事实上,魔法学校是有的。”Harold道,“不过我自学了一部分。”

“学校忘了给你发通知书吗,天才?”

“拜托,”魔法师笑了起来,“不是那种问题。魔法师的群体很封闭,我也是遇到了别的法师才知道有一个学校存在。你是军校出身吗,Reese先生?”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不过没错。”John直起身。

“我想你也是经过推荐才得以入学。”

男人勾起了嘴角:“我的家世可没法带来什么推荐,不过好在,军校不按门第论英雄。”

飞行器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向城堡飞了去。城堡在视野里越来越大,John忽然低笑了一声。

“怎么了?”

“Finch……你的城堡原来就是finch(雀鸟)的形状啊。”

“真意外你现在才发现。”

重重叠叠的建筑下面,被John认作船体的部分其实是鸟身,而那段阶梯就是它的尾巴。

“它背上的东西可太多了。要我说,它看起来像只刚出壳的鸟,头上还顶着半个蛋壳。”John说。

“老天,刚出壳的鸟……”Harold看着参差层叠的塔楼,哭笑不得地说,“真有你的,你干嘛不说它是个顶着破头盔的鸟呢!”

“因为我前面就坐着它的主人啊。”他憋着笑说。

“哦,Reese先生!”Harold扭过头,John大笑了起来。

飞行器飞至露台上空,稳稳地降了下来。

“这已经是个合格的飞行器了,Reese先生。它还没有个名字呢。”

“你有想法吗?”

“嗯,'飞机'?”

“……我敢说'机器'的名字也是你起的,是不是?”

Harold从鼻子里哼了声:“那你的想法呢?”

John想了想道,“'雨燕'(Swift)吧。”




08


Harold不确定自己听到的声音。他走出图书馆,那犬类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顿时清晰可闻了。

向楼下望去,他看到了John Reese,还有一条体型可观的——狗。

他不太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品种。John正揉着那条狗的头,而狗看起来很是享受。

“Reese先生?”他不喜欢站在二楼冲人说话,但在楼下有一条大型犬的情况下就不一定了。

“Finch!”男人仰起脸,“来看看Bear。”

看起来完全安全。Harold犹豫了下,走下楼梯:“你从哪里找到它的?”

“我来的那天就遇到它了,不过后来进到城堡它就不见了。刚才在露台上找到的,它好像在城堡上面的建筑里逗留了一段时间。”

“那很了不起。”也解释了为什么它会显得这么瘦,上面的房间可没什么有机物存在。Harold站在那条狗的一步之外,后者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抬起头望着他,同时舔了舔嘴唇。

魔法师看到了那一口森森白牙。

John对它说了什么,它马上端坐起来,一动不动。“这是军犬,Finch。”青年转身道,“而且它只听的懂杜特语。”

那是大洋另一边的一个面积不大的商业国度的语言。杜特人善于贸易,多在港口活动,而且在这边一般只用英语交流。很好,这片大陆上估计没别人能使唤得了这条狗了。

“嗯,听起来挺让人放心的。”Harold深吸口气,“就让它待在客厅吧。”

“我会给你写出它的指令表。”John说,“如果有人伤害你的话,它会咬断他们的脖子。”

Harold望着对方闪亮的眼神,把反对的句子吞了下去。

大门被推开了,Shaw提着一只大箱子走了进来:“我得在这躲几天。”

“出什么事了?”John问。

“她又找到你了?”Harold难以置信地问。

Shaw把箱子重重地放下:“对。”她盯着地板,仿佛要把那里烧出个洞似的,“又!”

Harold深吸了口气,道:“好吧,我想一楼还有个房间。”

Shaw低着头走进客厅,走到壁炉边,突然转过身大声说:“我没法理解这事儿!”她走向Harold,“我往屋子周围撒狼爪子烧的灰,我在每个窗口下面放镜子和羽毛,我他妈每次遇到她之后都拿白鲜从上到下洗一遍——为什么她还是会找到我?”

魔法师刚打开房间的门,此时不得不回过头来说:“Groves小姐从来都不拘于常规,或许有时候我们就得承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或许是你的防范技巧还不够高超呢?”

Harold垂下手,从眼镜上方盯着她,她瞪了回去,但气势很快弱了起来。“那封信。”魔法师终于开口,他的语气稳定却有些无力。

“什么?”

“Reese先生带来的信!你看完之后没有用白鲜洗手,是不是?”

Shaw鼓起了腮帮,然后别开了脸。

Harold看了看她,然后望向了城堡大门:“她会在那待一段时间,一个星期内谁也不能去茶城了。”

那就是不能去蓝色的那一块了。John想。黄色表示的王城不能去,黑色扇形指向的地方也不能去,他现在出门只能到绿色扇形表示的荒野上了。

“我的错。”Shaw干巴巴地说。


Shaw就这么住下了。这省却了很多通知她到位的时间,不过……食品补充的频率也提高了不少。John真是很好奇她那精瘦的小身板是怎么消耗掉那么多食物的,尤其就看起来除了处理号码她的爱好就是吃这一点而言。

哦不,他出错了。

Shaw还爱逗狗。

她真的很喜欢Bear,见到它时眼睛都会放光。最了不起的是,她能把自己手里的食物让给Bear,以至于John会不得不代它拒绝掉一些不合适的食品。

Harold还是对Bear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每次看到马犬咬坏的织物时,他都会带着痛苦的表情拎起因它的口水而湿漉漉的物品,费力地把它们复原。John觉得他这样很是好玩,所以有一天装作不在家,躲在楼上。Harold终于招架不住Bear殷切的目光下取来了牛肉,后者吃完后热情地舔了他的手。John看着他瞬间僵住的背部曲线,憋笑憋到了肋骨作痛。

现在,Harold坐在壁炉边翻着本书,Bear卧在它特制的软垫上(别的垫子被咬坏太多次了,他们只好给它专门做了一个),暂时相安无事了。Shaw走过来,揉了揉它的头:“出门走走吗?帅哥。”Bear呜咽了声,望向沙发上的魔法师。Harold抬起眼,对这种请示多半有点难为情,合起书用杜特语给了它许可。它兴奋地跳了起来,跟着Shaw跑了出去。

“你的狗很通人性,Reese先生。”他说。

John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它自己也会做出判断的。”青年勾起了嘴角,“对善意和恶意。”

魔法师扬扬眉。

“荒野女巫和Shaw是怎么回事儿?”

Harold举起的茶杯停住了。“嗯……我想她是在Shaw小姐身上找到了非同寻常的吸引力。”他说,“还有'机器',因为她也是……杰出的火精灵。”

“Groves小姐有她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她真正看中的东西不多,一旦看中就会紧追不放。”

“紧追不放……她对你也是这样啊。”John翘起了二郎腿,“她当时对我说的可是'代我向Harold问好'。”

不是“机器”,也不是Shaw。

Harold看着他,说:“这恐怕就是私人问题了,Reese先生。”

打到墙上去了。John扁扁嘴,道:“你还打算让我接触号码吗?”

“恐怕还得等一段时间。”

John低笑了声。“是想让我多学点经验吗?”

“我毫不怀疑你的能力,Reese先生。只是对于这件事,你不能接手得太快了。”Harold望望杯底的茶渣,“Shaw小姐当初也是过了很久才加入的。这份工作不需要你签生死状,但比特工的工作要敏感得多。”

John心下一沉。

Harold抬起头,面容平静,却不再柔和:“我不认为通缉令有什么评判人的价值,但我得为其他人的安全负责。这不针对你个人,Reese先生,这只是必要的措施。不过我相信,现在的你,比起号码更好奇号码的来源。你还需要更多的时间。”魔法师站起身,“失陪了,我还有信件要拆看。”

John盯着炉火,忽然说:“你说对我知道的足够救我了,那不全是真的,是不是?”

Harold俯视着他。“但它们确实足够救你了,Reese先生。”他说。



09


“砰!”

天阴沉着,细碎的雨点落在John身上,雨雾迷蒙之中,他又一次举起了手里的火枪,对远处的树干扣动了扳机。

“你不怕爆膛吗?”身后传来缺乏起伏的声音。

“我清理过了。”他说。

Bear窜到他脚边磨蹭,细雨让他的毛耷拉了点,描出了丰满起来的肌肉轮廓。

Shaw向他伸出手,他瞥了她一眼,把枪递给了她。“安妮女王手枪。”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子弹放了进去,“Finch的收藏之一。”

“在客厅找到的。没想到还能用。”John说。

Shaw看了看远处的目标,举起枪便射击。他们听到了子弹打在树干上的闷响。

“准头不错。”男人道,“你是怎么混进第五团的?”

Shaw看了他一眼:“本来在卫队,找了个机会调过去了。”

王城卫队的水准可比普通士兵高多了。

“你没有号码吗?”John问。

“下午来了一个,Finch去做了。”Shaw把枪还给他,“所以晚上咱们得出去吃。”

Bear趴在John脚背上,那里先是湿漉漉的一片,很快又被它的体温捂热了。“你没法去港口,我没法去王城,所以我们是不是要在这密林边儿上找个饭馆?”

“哼,你那哪里是去不了王城?穿上个斗篷带个胡子什么都解决了。”

John低哼一声:“我去做饭。”

Shaw愣了一下,他转过身,Bear颠颠儿地跟在了身后。

“你可别把锅烧糊了啊。”


茶壶空了。

Harold下到厨房给茶壶加水,厨房的灯亮着,Shaw靠在流理台边,一手端着盘子,另一手拿着面包,正蘸着汤汁。他习惯性地跟她问了好,把茶壶烧上之后,魔法师望了一眼Shaw的盘子,有些犹豫地问:“Shaw小姐,你那是……剩饭吗?”

Shaw嘴里全是面包,此刻猛地全咽了下去,转头喝了口水道:“这么说可太侮辱它了。”

Harold歪歪头,她解释道:“这是Reese晚餐做多了的。你没回来,所以留下了。”

魔法师“哦”了一声,依然有些放不下心地表示:“你可以把它热一热。”

“懒得。”Shaw拿起叉子,“冷的也很好吃。”

Harold扬扬眉,这话他自己可没听到过。靠在灶台边,他问:“Reese先生怎么样?”

“你问我?”Shaw道,“我觉得没什么差别。”

魔法师望着地板,沉默了下来。

“你呢?”

“比较顺利。”意识到这是个Shaw不常问的问题,Harold抬起头,“怎么了?”

女人扁扁嘴:“很奇怪你怎么还会接王城的号码。”

Harold望望她,然后转开了脸。水壶叫了起来,“机器”把它从火上移到一旁,无声地望着自己的主人。

“我上次不也去救Reese先生了吗?”魔法师低声说,像是无力的抗议。

“他不一样。”

“Shaw。”“机器”轻声道。Shaw望望它,没再说话。

Harold把开水倒进了茶壶里。“没关系。”他端起茶壶,低下头说,“我不会像上次一样了。晚安,你们俩。”



John看着面前的这张信纸,又看了一眼它藏身的《百年斯塔斯特普》,再次将这封信读了一遍。


亲爱的Finch先生:

      听闻令尊亡故,我感到非常遗憾。他是一位宽容、智慧、令人尊敬的人,同他发生的每一次交谈都令我深深受益。他的离去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但我也希望你不要过于悲伤。

      正如我多次说过的,你在魔法上有着令人欣喜的天赋,但如果没有良师诱导,它们或许无法发挥全部的潜力。我完全体谅你对令尊的追思和哀伤,但我相信他也不希望你让自己的才能白白浪费。我曾多次向McKellen学院推荐过你,去年我升任导师,如果你愿意来此学习的话,我将会亲自教导你。

      再次表达我的遗憾。


你的,

John Greer


Greer。他脑中顿时浮现出这样的形象:灰白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苍老却遒劲,目光锐利得就像刀片,令人不敢与他对视。

Harold竟然是他的门生?

John拈着那封信,思量了一下,还是放回了原位。

落款的日期在近三十年前。算到Greer和Harold父亲的交情,他们的关系或许比师生还要亲密。想带这里,他就感觉背后一阵发寒。

“Reese少尉,这真是极不明智的行为。”Greer的声音干燥嘶哑,却有种降尊纡贵的从容。

他闭上了眼。如果他早点知道这人是强大的魔法师,就不会傻到用常规的方法去刺杀他。不过……他摇摇头,成功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John把那本书塞回了书架。


评论(4)
热度(15)

关于我

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
POI Merlin HOC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