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上篇2(RF,苯酚)

警告:前篇冯七重度OOC,大量苯酚,部分情节三观不正,存在大量二设

提示:关于政治的部分请别认真……单纯是设定需要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题目的英文对吗?不太确定……

……热乎对于一些词汇的执着真是很迷,原谅我难看的和谐




提问与惩罚。

任务与食物。

模拟与失败。

研究本杰明或与本杰明谈话。

向自己重复合成人法则的意义。


提问与惩罚。

任务与食物。

模拟与失败。

研究本杰明或与本杰明谈话。

向自己重复合成人法则的意义。


提问与惩罚。

任务与食物。

模拟与失败。

研究本杰明或与本杰明谈话。

向自己重复合成人法则的意义。


提问与惩罚。

任务与食物。

模拟与……


哈罗德。这对你来说还是第一次。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

欢迎来到新一世。


神经刺激变得难以忍受。合成人啜泣过,尖叫过,哀求过,最后无声地坐在扶手椅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模拟偶尔会进行,每一次合成人都拒绝了射杀人类。结束的方式每每不同,有时它松开枪,有时它扔下它,有时它拿它对准自己。

研究还在进行,合成人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在内网稀缺的信息中分析自己的本体,有时它也会遇到灵感枯竭的时刻,就在电子脑中玩国际象棋。它不知道有几次自己的对手是本,输了其中的几局。

本杰明注意到它的浏览目录。“哲学?有趣的内容。”他评论说,“你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看黑格尔吗?”

合成人僵住了,人类带着神秘和玩味的表情沉默着,等到它就要放弃的时候,俯下身告诉它答案。合成人没有回应,但合上了手里的书。

哈罗德的言辞变得尖锐,他们对话时就像两个要把对方剥皮剔骨的野人。合成人在意识到自己曾经死去后变得好斗,连未证实的结论也拿出来刺激对方,有时本杰明冷笑一声,而有的时候,他会苍白了面孔。有几次人类的反应让它担心他要杀了自己,但本杰明眼里燃着奇异的光,那光在仇恨之余,更有着疯狂的喜悦。

哈罗德知道自己在滑向本杰明的愿望。它仇恨着这样的自己,它命令自己停止,停止被情绪左右,终止因为曾经死亡而产生的空虚感,停止那些疯狂的想要伤害人类的心情。它足够强大,可以勉强控制住那山崩一样的失落和空虚,但在神经刺激的时候,它的自制也随之土崩瓦解。

“它不挣扎了。”理查德从镜子玻璃后意外地说。本杰明看了他一眼,那种得意让他从背脊里泛起寒意。


“这是第几次?”合成人问。

“什么?”人类翻着一本时论杂志。

“这是我复活的第几次?”

本杰明抬了抬眼皮。“不止一次。不到一万次。猜个数吧,天才。”

哈罗德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一瞬间人类绷紧了肌肉,但合成人没有伤害他的举动。“告诉我,莱纳斯,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人类放下二郎腿,缓缓把面孔伸到它脸前。“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是个谈判家,莱纳斯,找点你能得到的东西。”

本杰明深思了一会儿。

“你可以杀死自己来换。”最后,他说。

合成人摇了摇头。他正想笑,哈罗德道:“我无从知道你会遵守约定。如果我死了,下一个我不会知道这个约定。”

本杰明看了它一会儿,它没有改变想法。“看看你电子脑的时间。”他说。

“10月2日凌晨两点三十四分。”哈罗德说。

本杰明举起自己的手机打开新闻网页给它看,一样的时间。“实验室的计时器可以加密,你能在内网查到这点。”人类说,“你可以把这个约定写在计时器标题上,设一个密码。清除和重启需要七分钟,你可以让它在你苏醒时提示你这个约定的存在。”

哈罗德飞快地确定了他所说的内容。唯一的隐患是,人类会拒绝兑现自己的诺言。

“只要把这个发出去,我就会身败名裂。”本杰明把手机屏幕向它晃了晃,社交网络的输入框里用第一人称写着他的一段秘史。“我现在把它设定在十分钟后发送,锁定只能由这个设备来登录,这样我就不能在其他平台阻止它的发布。你来设置手机密码,用一道只有你才能在短时间内解出的数学题。你重启后,我会向你呈现你的清除记录,然后你来阻止它的发布。”人类停顿了一下,“为了公平,手机的关机操作会和你的清除操作同步,由你来关闭它,也结束你自己。否则如果你半道反悔,我也能自己阻止信息的发布。”

“非常合理。”合成人道。它马上按照规则一一执行,直到打开了关机与重启页面时。它停顿了下来。

它还是怕了。本杰明忽然有些失望。不管这一世多么不堪,想到下次要重新开始,它还是无法放手吧。

但是几秒后,哈罗德抬起脸。“那么,七分钟后见。”

即将碰到屏幕的一瞬间,人类突然撞开了它。手机从指缝间滑出,合成人绝望地捞了一把,依然没有阻止它下落的趋势。不!它吼道,但本杰明已经抱住了它的胸口,把它拉离那里。

“42次!”人类冲它的耳朵吼道,“我杀了你42次!别管它了,哈罗德,我把清除记录给你看!”

合成人停止了挣扎,有些不解地回望过来。“我把记录给你看。”本杰明气喘吁吁地说,“我不撒谎,不,别靠近它。”他上前一脚踢开了手机,回过身心有余悸地看着哈罗德。

“你怎么敢!”他颤声道。

人类的双眼都气红了,合成人盯着他,意识到他已经进入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精神状态。 

“我需要知道。”它说,“我从来没从你手里得到过一件我想要的东西,莱纳斯。我想要得到它。”

本杰明瞪着它,心里燃起了一股无名火,他想要训斥它,但搜寻理由时又发现无法说服自己。你疯了吗?他该这样对它说。但是不。他甚至没法用这句话说服自己。想到这里他心里的怒火突然消失了,有种恐惧代替了它。他看着合成人,那张仿制的面孔此时变得如此栩栩如生,就像里面存着一个真正的灵魂——另一个本杰明·莱纳斯。这想法让他出了神,但很快,他从思绪里走了出来,回身在实验室的电脑上调出了合成人要的记录。42次。千真万确。

哈罗德瞪大了眼,它看着那个数字,又回身看看身处的实验室,最后把目光放回到了本杰明身上。“你杀了我42次。”它轻声道。

42个哈罗德。

它从人类身边走开,走到房间的角落,坐在了地板上。本杰明取消了那条信息,把联动的程序关闭,把手机扔到了垃圾桶里。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是在压抑着强烈的感情。最后他说:

“明早模拟。”


实验室里的气氛有些紧张。

研究员们确实很关心模拟的结果,但雇主的观看才是这种情绪产生的根源。合成人的状态与平时无异,平静而顺服地进行着测试。在研究员们焦虑的目光下,它直视着对面的镜面玻璃,镜像里的它面无表情,却目光锐利。

本杰明盯着玻璃后的复制品,身边的研究员在核定模拟的参数,但他对那些数字充耳不闻。哈罗德的目光落在了玻璃上,但它的眼神却好像看到了玻璃后的人类。他瞪视着它,仿佛在与它对视。 

“先生,怀特夫人的电话。”

本杰明拿过手机接了起来。“你好,玛姬。”他的音调变得轻松明快,好似对方是经常联系的好友。

合成人的头部贴上了电极,戴好眼罩之后,它接入了模拟系统。实验室的屏幕亮了起来,显示着一些测试内容。

“你是十拿九稳的。”本杰明听了一会儿,低笑一声,“……我没看出那种必要。你很不错,但是洛佩兹获选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测试完毕,屏幕右端的指示灯闪了三下,进入正式模拟。

汽车在林间的公路上行驶,哈罗德坐在后座上,本杰明在另一侧,车窗开着,清风带着花叶清新的气味涌了进来。

“……摩岛实业的YBCO,我想它完全可以享受税收优惠。”

窗外,一辆卡车突然从匝道直冲过来。撞击,旋转,摔落,浓烟滚滚。

“不,17% 。”

踢开破裂的半副车窗,拉着人类的身体,把他拖出事故车。站起身,转向肇事车辆,卡车车门打开。 

本杰明走到了玻璃前,一手按在冰凉的屏障上。

合成人从枪袋里拔出手枪,对面,蒙面男子刚跳到地面。

哈罗德回头看了一眼,这一次人类没有哀呼,只是静静地躺在地上,已经死了一样。回过头,蒙面男子举着火焰喷射器,这是伪造车祸死亡的好工具。

本杰明已经听不到听筒里的声音了。他从哈罗德的视角看着“施害者”,手枪进入了视野,枪口缓缓抬起——

砰!

本杰明抖了一下。实验室没有播放声音,但却他在那片血花出现之前就听到了枪声。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视角向前推进,蒙面男子已倒在地上,但枪声却没有停止。第三枪打在心脏。第四枪打在眉心。第五枪打在脸颊,肌肉炸出了花。第六枪打在肩头,第七、第八枪打穿了喉管,视野被喷出的动脉血沾染,抬手擦去,继续射击直到打完全部十二发子弹。

实验室一片死寂。没有人想起去结束模拟,哈罗德退了几步,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一动不动。

“本?”电话那边传来问话。

“很高兴和你合作,玛姬。”人类觉得自己的声音就像耳机里播放的音频那样遥远,“祝你好运。”

他把手机塞给了呆若木鸡的助手,推开门走了出去。

研究员们已经退到了实验室的角落里,听到门响,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本走上前关闭了模拟,大屏幕暗了下来。研究员们从大门退了出去,胆子大的躲在了监视厅里。本杰明摘掉了合成人的眼罩,哈罗德仍呆望着前方。他一一取下电极,合成人忽然动了下手指,引起监视厅一片骚动。“莱纳斯先生!”有人用麦克风警示道。本杰明挥了挥手,音响马上沉寂了下来。

“哈罗德。”他轻声道。

合成人的眼珠渐渐聚焦,抬起眼望向了他。“本。”缺乏起伏的声音。

本杰明按着椅子扶手俯视着它,合成人脸上闪过一系列复杂的神情,就像是湖面的波纹,霎时又消失了。它盯着人类,一瞬间本杰明以为它要暴起攻击自己了,但它只是仰头看着他,浅色的眼珠映着他的影像,沉默地,面无表情地。

“你做到了。”本杰明说。

“我需要你这么做。”他怔了一下,看着液珠从对方脸上流下。

本用手接住了它,温热的,和人类的眼泪一样透明。他忽然明白了。

“我需要你。”他说。合成人震了一下,又一滴液珠滚了下来。本杰明俯下身抱住了它的肩膀,它伸出双手,不甚灵活地环在他背后。他重复了一遍,哈罗德啜泣了一声,抱紧了他的身体。


训练进入了下一阶段,电///刑被取消了,新的模拟用于提升哈罗德在各种其他环境下的能力,包括看着无辜者在面前断气,对法官和陪审团撒谎,策划并谋杀一个人等。本杰明不再关注这件事了,他知道,即使会失败几次,它们也不再是合成人的天堑了。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哈罗德本身,他发现除了善于模仿和对情感波动十分敏锐等新型合成人都有的优势以外,哈罗德也有自己的性格。它知道如何讨好人类,但它并不总那样做。没有训练的时候它喜欢阅读,它可以用电子脑直接浏览信息,但它更喜欢用屏幕来看,就像人类那样。违反合成人法则的事实有时令它心烦意乱,它会听音乐来缓解,但更多的时候,它只是静坐,断开所有的连接。那个时候它看起来就像一具空壳,真正的自我关在了电子脑内部,没人知道那时它在想什么。

本杰明增加了和自己的复制品见面的时间。违反法则只是计划的一半,另一半,是新的规则。他要哈罗德完全服从自己的命令。事实上,能让一个合成人违反自己的法则,他已经在它心里建立了不可动摇的威信。他所要确定的,是让这份威信不被任何其他人共享。

最开始他没有采取直接的手段。很多时间他们仅仅在交谈,说说合成人最近看的书,从网页上看到的新闻。他们的观点并不完全相同,但哈罗德总能在他还未说完时就明白他的意思。他有意引导它模仿自己,而当那张柔和的面孔露出淡淡的傲慢、双眼若有所思而视线锐利地望向自己时,他感觉自己后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与这样的哈罗德对话,忽略它偶尔的失误,那就像是在和自己对话。它做得太出色了,本杰明不由得担心,它会不会有一天完全看透自己。但是他同样意识到,这种了解可能有极其宝贵的作用。

哈罗德对他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依恋。它在乎他的意见,喜欢收到他的认可,而当自己的模仿令他不适时,它会马上变回自己的样子。它关心他,尽管在反对他的时候立场坚定,但它尚且没有表现出攻击他的意图。他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喜爱,还是出于自保的讨巧?

本杰明试着激怒哈罗德,寻找着它潜在的新底线,然后摧毁它。合成人不需要新的底线,它的底线只有一个,就是本杰明的利益。

他拿走过哈罗德的书,清除了它写的代码,侮辱了它喜欢的歌手,让它只着片缕在监视器下行动,让它出言刺激曾善待它的研究员。它表达过不满,甚至是愤怒,但最后,它依然会执行。本杰明不禁好奇,他是否还会踏到哈罗德的禁区。


“你知道自己的成人模式吗?”

“知道。但是我不建议你使用。”

“解释来听听。”

“你或许不在乎自己表现出自恋情节,也没有人敢把你的性爱视频公布,但你要知道,当你打开这个模式的时候,我就和那些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合成人没有区别了,你恐怕没法从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与自己性交的乐趣。”

本杰明笑了起来。“还有?”

合成人平静地摇了摇头。

“你说谎真是越来越熟练了。”人类抱起双臂,“你知道如果你反对,我就会强迫你那么做。但是哈罗德,你不该对我撒谎。”

“本——”哈罗德急道,“它对你没有价值。你知道我会服从你,每一次都会,再重复这些有什么用呢?”

本杰明握住了它的大臂,把它拉到自己面前,摸了摸它的脸。“为了让你习惯这件事。另外,下次你撒谎前,就会想起这次的后果。”他掐住了它的下巴,把它按在实验室中间的手术床上。“你不能对我撒谎,哈罗德。记住这个。”

他开始念开启成人模式的密码,合成人闭上双眼,在他的身下战栗起来。“不。”它喃喃着,“不。不。不。不。”它啜泣起来。他拉开它挡在眼前的手,打开了头顶的无影灯。

——————————————————————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8582&page=1&extra=#pid4405420

——————————————————————

本杰明俯下身,念出终止模式的命令后道:“把这些洗干净,换一套衣服。”

哈罗德始终没有看他。它屈起膝盖,实验室的门被合上了,它朝地上扫了一眼,混着白///浊的透明液体在身下积成了一小滩。

这得用清洁剂擦。它这么想着,忽然扭曲了面孔,把脸埋在了手掌内。


脑内的数字跳了一下,归为整数。这是开机以来的第144小时。第42个哈罗德活在世上的第七天。

它得到了一套外出的服装,黑西服黑领带,质朴得就像去参加葬礼。面对镜子玻璃它扎好了自己的领带,那个被它出言伤害过的女研究员走了进来,给它梳好了头发。我很抱歉。它说。研究员顿了一下,没有回应。

它得到了一副眼镜,黑框方形镜片,和本杰明偶尔戴的金属边圆片眼镜截然不同。它戴上了它,镜子里的人看起来严谨古板,像是在档案室泡了二十多年的职员。

理查德打开了实验室的门,站在门边等它。他是本杰明的心腹,长得有些拉丁裔风格,眼窝很深,睫毛浓黑。哈罗德环顾实验室一周,金发的研究员看着它的动作,微微撇开了脸。 

他们上了电梯,爬升了7.4米来到地上。地面上的建筑是栋普通别墅,前门停着辆车,本杰明坐在后座,在手机上编辑着什么。合成人从另一侧上了车,车子启动后它降下了半幅车窗,清风从窗外拂来。马路上车不多,两侧夹杂着黄叶的树在风中传来潮水似的沙沙声。开进市区后周围变得嘈杂起来,车声人声音乐声,这个城市的咽喉有的是这样的音色。天气晴朗,事物的色彩在充足的光线下饱满明艳,一架无人机飞到了马路对面,越过树冠消失在那后面。

等交通灯的时候哈罗德从窗前收回目光,本杰明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手机,它回头正好撞上他的视线。

这是什么?合成人问。

本杰明看看它又把目光放到了窗外。

真实世界。他说。



评论(13)
热度(14)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