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下篇4(RF,苯酚)

警告:本章末含重度苯酚。部分情节三观不正,存在大量二设

提示:关于政治的部分请别认真……单纯是设定需要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汤姆·索耶*,哥伦比亚特区警探。

“我们已经把他从今天凌晨的反恐活动中换下来了,他会在警局等待,直到警报解除。”德雷克,霍布斯的下属来电道,“负责调查的探员已经查出了新的消息,这小子的仇人还不少,其中比较有可能犯案的是克莱尔·琼森,这几天刚刚从监狱出来的谋杀犯;以及弗雷德·莱斯,他之前的同事,因为一次工作失误被调到了巴尔的摩警局。我们还在寻找这两人,索耶现在在警局还很安全。”**

“他妻子呢?”里瑟的计程车正向特区警局驰去。

“我们提醒过她,但她今天有一台大手术,必须去工作。我们派了一名低级警员在附近待命。”

准受害人先生汤姆·索耶对自己的威胁并不怎么在意,倒是好奇为什么受到了这么多格外的照顾。索耶留着一头半长的金发,长着一副凶狠粗犷的面孔,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类型。联想一下温婉可人的索耶夫人,里瑟在心里摇了摇头。他没有和索耶直接接触,而是坐在一旁观察着这个警探。索耶还在和身边的同事开着玩笑,偶尔帮几个人处理证据,他是那种胆大心细的,在推理方面也毫不逊色。

里瑟浏览起了他的资料:四年前来此入职,有在多个州作警察的经验,协助破获案件有******,其中主要是诈骗案。这次的反恐行动,主要是靠他顺藤摸瓜得到了恐怖分子的住址,本该一同行动拿下头奖,现在却被关在警局里没法出动。

对讲机里传来了消息,行动很顺利,只有几名警员负了轻伤,整个团伙全被抓获。局里负责这一活动的人欢呼了一下,询问下一步的安排,那边表示已经把团伙送去了拘留所,负伤的警员送去了附近的医院。

里瑟又看了眼时间,离伯戴特提醒的还有一个半小时。(凤凰城到华盛顿的飞机需16小时)表象的平静,让他更加不安。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了新的消息:在场警员的数目出错,送去医院的警员里,有一个不是警局的人。

索耶在椅子上僵住了。“是哪家医院?”他问。

“圣乔治医院。”

警探从椅子上冲了出去。

*(没错,就是他,朱丽叶的丈夫,和《迷失》剧情相同)

**(均为原创角色)


里瑟只来得及紧跟在警探后面上了车,警车就一个摆尾冲出了警局。“你他妈是谁?”索耶一扭头,发现副驾驶上是一个西装男,“布兰德呢?”

里瑟想了想那个被自己超过的小伙子。“还在警局。你可以把我看作一个帮手。”

索耶瞪了他一眼,打开警灯把油门踩到底。“不管你是谁,别想碍我的事。”

对讲机里还在不断传来新的消息:医院一切正常,但是他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多出来的警员,可能后者已经经过乔装,正打算从侧门离开。那人因为满脸是血所以没被认出来,所有人都要警戒有类似特征的人。

“你老婆不会有事的。”朱丽叶是肿瘤医生,那个危险分子最有可能威胁的应该是门诊那边的人。

“不用你说!”索耶气冲冲地吼了回来,“你到底是什么人?联调局的?”

“比联调局的人好使。”里瑟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虚伪的笑容,一拳打在了他眉骨上。


打晕的索耶被交给了后来的警员,里瑟开着他的车一路驰到医院。打斗中他挂了点彩,此时额角淌着血冲进门诊楼,得到了格外的重视。“不,我没事,我不是来包扎的。”他对护士站的人说,“你有没有见到几个负伤的警员?有个满脸是血的。”

“血?没有。”

“什么?”

“你说的那些人,我一个都没有见到。”

“我需要看你们的监控,”里瑟压低嗓音拿出一份证件,“FBI。我们怀疑有一个犯人潜逃进了这里。”

护士惊慌地点点头,去找能决定此事的管理人员去了。这时,门诊楼的灯光忽然被切断了,几秒的黑暗后,备用电源开始起效,少数的灯亮了起来。周围出现了少许骚动,昏暗的灯光下,病人们不安地起身,担心自己的就诊。新的线索让里瑟冲向了配电室,那个恐怖分子应该会趁这段骚动从偏门逃出去,如果增援已经到了的话,他们就可以把他捉拿归案。但当里瑟赶到时,他发现这中间的路上没有任何可疑人员,那人没有选择撤离。不离开,他的目的会是什么?

里瑟询问了沿途的人,但他们没有看到有类似特征的人出现。一个诊室的门框上有深色痕迹,里面却没有医生,在外面等待的病人说医生刚离开。然而当他拉开床单的时候,被打晕的医生正躺在下面,白袍不知被什么人剥去了。

“都到第三手术室去。”他给警局增援的人打电话道。索耶夫人就在那里做手术,尽管恐怖分子未必知道她的方位,但如果那本来是个安插其中刺杀索耶的人,他一定不会放过伤害索耶妻子的机会。

“弗雷德·莱斯今早没有去上班,”德雷克打来电话,“昨晚有人看见他驱车离开了,时间对得上,里瑟。”

哦,当然,莱斯一定擅长于躲藏在同事中。第三手术室就是目的地。里瑟冲上了六层楼,手术室外已经围了几个警员,和病人的家属一起,如临大敌。

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来自未知号码的新消息。

“三楼。”附带一张照片,监控头照的,索耶那一头金发在昏暗的灯光下还会发光。里瑟骂了一句,冲到楼梯间,索耶刚好看到他,攥起拳就打算照他脸上招呼过来。里瑟躲开了那一拳,反身把他掼在了地上,用枪抵着他后背:“冷静点,索耶先生,你的仇人可不是我,弗雷德·莱斯才是。”

索耶冲着地板咒了几句,里瑟扭着他的手臂把他拖了起来。“增援都在手术室外面,朱丽叶不会有事,问题在于你,汤姆,他会杀了你的。”

“他在哪儿?”索耶问。

“我们还不知道,他应该假扮成了一个医生,应该还没有找到这里。”

“我能认出他的脸,让我去。”索耶道。

“那跟在我后面。”里瑟说。

他们走进了六层大厅,气氛还是那么诡异,索耶环视了一圈:“他不在这。”

“还没找到这里吗?还是……”

手机振动,里瑟接了起来,同时继续警戒周边。“德雷克?”

“我们搞错了,里瑟,是个女的!刚才点人的时候多出来的、他们以为已经被送到医院的是个女警员!”

里瑟没有听到后面的内容。他看到她了,黑发在脑后梳成了一个髻,耳朵后面还有血迹,穿着白袍,正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

“砰!”

“砰!”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发出,其中一声格外地响。克莱尔·琼森捂着侧腹倒了下来,另一边,索耶因为打断的大腿骨痛呼出声。警员们迅速围起了他们,急救有效地开展起来。里瑟看了眼时间,21小时刚过去。他望向人群中央,女杀手的大臂侧面有一道伤口,鲜血染红了白袍的袖子。那不是他打的。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小个子男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趁乱从墙上撬下了属于自己的子弹。里瑟回过身,电梯正好到了这一层,男人走了进去,先按下的是关门键。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挡住了门,男人移开了目光,之后又不得不望了回来。“里瑟先生。”他点头示意。

里瑟走过去站在他身旁,电梯门关了,箱体缓缓下降。

“我该夸奖你过人的行动力。”伯戴特酸溜溜地说。

里瑟一手探进它兜里,拿出了那枚子弹:“彼此彼此。”

里瑟打中了女杀手的腹部,伯戴特打伤了她的手臂,几乎在同时。

“为什么要救他?”他问。

“怕你来不及。”

“那不是答案。”

伯戴特没说话。电梯门开了,它走了两步,回身道:“朱丽叶·索耶医生是当初培训我的研究员之一。* 她和莱纳斯先生有过节,之后跟你泄了密……但我想一个教训就够了。把他们逼得太紧只会引起更强烈的反抗,让他们知难而退,主动离开,对我们两边都有好处。”

“还是莱纳斯的利益至上,是么?”

“当然。”伯戴特躲开他的眼神,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V330。”里瑟叫住了它,“下次你需要帮助的话,最好直说。”

伯戴特脚步顿了一下,转过身来:“谢谢,里瑟先生。”

里瑟勾起了唇。

“不过,我可没有用社保号码来称呼你。”它说,“你可以叫我芬奇先生,如果你不喜欢伯戴特的话。”

特工眼前一亮:“名字呢?还是’没有人’么?”(Norman, No man )

“哈罗德。”合成人对这个话题有点不自在,“哈罗德·芬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已经翘了半小时的班了。”

里瑟道了别,芬奇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宾利从他面前驶了出去。他从前门离开了医院,来了电话,霍布斯的。

“乔尼,晚饭有空吗?跟我说说你的进度。”

那个称呼让里瑟皱了皱鼻子:“我的’进度’可非常显著呢,维拉德,不过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私人侦探。要不要先聊聊你追求’小百灵’失败的事儿?”

*(还记得前篇里的金发研究员吗?她还给哈罗德梳过头呢。过节可不只是什么追求未果,当时朱丽叶的姐姐因为怀孕癌症复发,她本该陪伴在后者身边,但是被达摩启动计划请去处理哈罗德的问题,因为保密条例不得不与后者分离,乃至错过葬礼。哦,她加入前不知道有保密条例,那是本杰明的小心机。)

**






【指路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8582&page=1&extra=#pid4405420

他抱紧了它的腰,哈罗德贴在他身上,在亲吻中眯起了双眼。然而这个吻并不长久,他困了,松开了手,它便只能看着他离开,看着他盖好被子,合上双眼。一方已经宣告了结束,另一方便只得接受。于是它关上灯,退出门外,还差一点就闭上门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知道落败似的,把它合上。

墙的壁灯是亮着的,它靠在墙边,影子落在脚下。昏黄的光,好的时候看起来是温馨,现在看起来……像死亡。

死亡是一种永恒的暮气沉沉。




评论(8)
热度(11)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