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下篇6

警告:本节主要走剧情,部分情节三观不正,存在大量二设。

提示:关于政治的部分请别认真……单纯是设定需要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强烈谴责这一行为,必须尽快将其实施者、组织者、资助者和支持者绳之以法。”总统的回应。

“警局和联调局已展开调查,炸弹客的身份将很快得出。”特区市长表态。

“改革不会因此止步,我们不会因为一颗哑弹出让学生和教师的权益,在教师得到应有的回报、学生得到平等的教育之前,改革绝不会停止。”教育部长的回应,“这是我给你们的承诺。”

“昨日,教育部长花园内发现的一枚去掉引信的炸弹,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谴责。国家教师协会首先发出公告表示对这一行为的抗议,不久教师工会也发言支持这一观点。尽管哑弹上没有留下任何信息,但人们普遍怀疑是教改法案反对者的作为,这份法案于今年三月刚刚通过。

RTT标准改革实施的几个月来,在多州已得到初步成果,然而,反对法案和相应财政支出的声音从未停息。分析人士认为,这项改革已经改变了一部分公立学校秩序混乱的现状,但要获得显著成效还需一段时间。在此之前,质疑和反对将无可避免。 

然而,国会山内部人员却认为这一威胁并非来自抗议者。有人暗示,政党*内部并不像表面那样团结。自加勒特·沃克总统**就任以来,党内通过法案的难度就在不断上升。克莱尔·利特尔顿***(众议院政党议员)表示,议长曾要求他们谨慎行事,以顺利度过执政的关键年头。教育改革的争议性和回报的长期性曾让它险些流产,而党内的不同态度也使其支持者腹背受敌。而反观这半年国会的成就,很少有具有真正价值的决策得到通过。

有内部人员将政党现在的形势比喻为’一群在强势教母手下瑟瑟发抖的鸡崽子’。”——《每日评论报》


*全部用“政党”代替真实党派的名字。其实真实党派不需要出现不是么。

**记住这个名字。

***来自《迷失》。打酱油的,可以当做原创角色。


“你简直不敢想他们都在说什么,这群人都疯了。”斯莫克·布莱克*,多数党党鞭长,端着一杯威士忌靠在接待室的矮柜旁。

“我明白,布莱克先生,每到大事发生的时候就有人传言造谣,就像一场盛大的集体妄想症一样。”本杰明逼真地叹了口气,“真是糟糕。糟糕透顶。”

“我打了一晚上的电话,确定他们不会再出来胡说八道。利特尔顿,向来是那个疯疯癫癫的,但这次也太过分了。她会被挤出去的,等着瞧吧,人们讨厌她有段时间了。”

“莱纳斯先生,议长先生可以见你了。”秘书进来提醒道。

“我得过去了。”本杰明站起身,“你还是总去西塞罗俱乐部吗?”

“当然啦,每天晚上都得在那坐会儿。”

“真是好习惯。回头见。”

他走进了办公室,雅各布发出了热情的问候,他们在沙发上坐下。

众议院议长雅各布·布莱特曼有一张高纬度人的面孔,色素很淡,眉毛看起来就像没有一样,皱纹却格外明显。

“看见你平安无事真好,成大事者总要经历些波折,但周围的人看得真是心惊胆战。”

“那不过是个胆怯的闹剧罢了,他们要有那个胆量放真的炸弹过来,我才敢说自己做了件大事。但这发生的真不是时候,媒体又那样渲染。”

“我们已经尽力止损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来的传闻,闹得满城风雨。”雅各布靠向了椅背,“总统非常关注这件事,还有改革自身。他们都在叫嚷说政党的行为过于保守,但就这件事来说,我们需要降温。”

本杰明点点头。“当前最重要的是平稳过渡。”

“我们的成果不少,拿出来也颇有一番值得认可的。改革可以迟一段日子,真正奏效的时候再大张旗鼓地宣传。”

“我明白。”本杰明道,“艰难时日,不是么?”

雅各布倾过上身:“我们必须团结起来,这座大厦倒下对谁都没有好处。”

本杰明微微一笑,谨慎地盯着他道:“我会全力支持政党,不管有多少只臭虫藏在里面。中期选举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算总账。”

议长冷笑了一声:“记得别把账算到自己头上去,本杰明。我把你拉到这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本杰明微微侧过头,道:“谢你不弃,先生,”他摇了摇头,“讨你的欢心真是不容易,是不是?”

他站起身,雅各布也站了起来,比他高出了半个头。“洛克的事我都记着呢,”议长俯视着他,“你已经用过自己的第二次机会了,珍惜它吧。”

“我会的。”本杰明紧紧地盯着他道。

*来自《迷失》。Smoke Black,有没有让你们想到什么人23333 可以当做原创角色。发现雅各布是叫Jacob Brightman了吗23333



“911,请问你有什么紧急情况?”

“我……我今天带孩子出来,看到一个小屋,好像是做烟花的,但……特区不该有这种东西吧?烟花厂?”一阵爆裂声,“你听到了吗?好像是有火药,有那种味道——你们能派人来看看吗?”

“谢谢你的合作,夫人,我们已经得到你的位置了,请你远离那里。我们马上就到。”


“苏格兰威士忌,谢谢。”斯莫克·布莱克在自己的老位置坐了下来,拿出一旁的杂志,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晚上好,布莱克先生。”他身后的位置上传来这样的声音。

“有必要这么谨慎吗?”他翻了一页,假装在评论所看到的内容。

“拜托,在这你可是名人。”本杰明喝着自己的干邑,一边在手机上浏览着新闻,鼻子上架着只有阅读才会使用的圆片眼镜。

“雅各布怎么说的?”

“他没留意到你,视线全在我身上。是时候上台了,斯莫奇(Smoky)。”

“总得有的放矢,我们还拿不到有力证据。”

“证据会送来的。比彻(警局局长)话已经撂下,最迟明天人就抓到了。”

布莱克发出一声认同的咕噜。“真叫一个痛快。等着看戏吧,本。你真是交了好运。”

本杰明轻笑一声,摘下眼镜从座位上起身,没走两步表情就冷了下来。

“嗨,小小鸟。”霍布斯没系领带,一条深蓝丝绸长巾从衬衫领两侧垂下,“又在这里奔忙哪。”他声音不大,只够两人听清,堵在窄窄的过道中间,此时微一侧身,示意本杰明通过。本杰明斜了他一眼,不甚乐意地从他身前走过去,他跟了上来。

“坏人不够你忙的吗,典狱长先生?”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霍布斯扮作典狱长,之后这就成了他的外号。

“总要分个轻重缓急。”他们走出了俱乐部,“我以为你变乖了呢,真是大错。”

“我又怎么惹你了?”本杰明走向自己的车,被他拉住了胳膊,转过身来。

“炸弹客。本来还想拖到选举之后,一个报警电话过来,今天就得破案。你这是让我两边做不成人。”霍布斯还拉着他,语气却是和内容不搭的玩味。

“那不是你的工作吗?谁会怪你?”本杰明直白地回答,几乎带了些挑衅。

“炸弹作坊是戴斯蒙德·休姆*的房产,谁不知道他和雅各布的关系?我要是把真相发布出来,总统会暴跳如雷。不发出来,副总统绝不会让我好过。小混蛋,看你干的好事。”

“我还是受害者呢,总检察长先生,主持公道吧。”本杰明拉开他的手说,“你在特区的时间这么久,连个帮手都找不到么?”

霍布斯遗憾地收起手:“不游说我一番么?我说不定会倒向另一边。”

“你不会站在间道上被车撞死的,霍布斯,你比谁都精明。”本杰明扬扬眉,拉开了车门,“选个胜方吧。”

霍布斯轻哼一声,伸手拦住了他的车门。本杰明坐在车里,略带愠怒地看着他。“再见。”本杰明伸手去拉把手,霍布斯忽然俯下身在他唇上偷了一吻,“霍布斯!”

“换了车还穿着休闲西服,没人知道是你的。”霍布斯关上了车门,从车窗外道,“这是赔礼,炸弹的事吓了我个半死。”

“笨蛋。”本杰明瞪了他一眼,升起了车窗。


*打酱油的。原谅我加这么多《迷失》的人,但他们真的太好用了……而且几乎全都和本杰明有过节。嗯。


 “特区炸弹客今日被警方抓获,此人在特区郊外的房屋内私造火药,在现场留下众多制造工具,对犯罪事实供认不韪。

鲍勃·兰特图,曾经是一位炼钢工人……动机不明……而制造火药的房屋属戴斯蒙德·休姆所有,休姆对此依然维持沉默。

党鞭长斯莫克·布莱克呼吁大众维持冷静,案情明了之前不要妄下结论。但早已有人指出,魏德默集团的休姆先生和众议院议长雅各布·布莱特曼是关系紧密的友人,前者的企业曾在沃克总统大选时提供大量捐款。布莱克将和布莱特曼一起敦促议院成立特别委员会,来审查和研究此事。

离中期选举不到一周,政党的支持率受此重挫,已跌到上台以来的最低点。有分析人士担心,选举的结果会使政党在众议院失去多数党地位……”



评论(1)
热度(6)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