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先生 (RF,《小姐》《指匠情挑》AU)中上

设定在二十世纪初,二三十年代左右,美国。

在这个世界,同性结婚是一件正常的事。

有OOC的情况,双方都有。

请把典狱长看作原创角色。(鞠躬)



晚上仆人房的铃铛响了无数次。他想芬奇是生气了,因为他从来不会连续摇铃超过两次。但是最后铃铛还是沉默了,里瑟始终没有去。

他瞪着漆黑的房间,忽然听到对面的门开了,脚步声停在了仆人房门口。他的心狂跳起来,门外寂静着,寂静着,然后脚步撤了一点,走回去了。


里瑟推开了门。芬奇没有睡,在床上看向了他。“出去了吗?按了那么久的铃都不应。”

先生的表情淡淡的,几乎有些冷漠。

“从书库回来就很晚了,梳洗更衣也就罢了,连被子也不帮我收拾一下吗?”

他望过去,床罩被扔在沙发上,乱糟糟的一团。

芬奇掀起了一边被子:“上来睡。空调声音太吵,不开又冷。”说罢也不管他,放平了枕头,背朝着他躺了下去。里瑟上去躺下,也背对着他,拉过被子盖上。

静了一会儿,芬奇道:“我答应他了。”

里瑟怔了一下道:“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中旬,老爷出门的时候。”

里瑟没应,芬奇又道:“你跟着我。诉讼的流程长,但那之前我还雇得起你。”

里瑟转过了身。“就是你一分不给,我也会跟着的。”

芬奇叹了口气,“你怕么?”

“老爷?”

“不,霍布斯先生。”

“为什么?”

“跟他结了婚,就不能后悔了。”芬奇道,“在这家里待了这么多年,好像能离开,却是用把自己卖出去的办法。”

里瑟呼吸一滞,他翻了个身,和他面对面了。

“人们想从婚姻里得到什么?”芬奇问。

钱?地位?里瑟看着一尺之外的面孔。还是……人?

“很多东西吧。”他说。

芬奇笑了一下,难堪地摇了摇头。“我是说,新婚的晚上。”他小声说。

里瑟讶异地看着他,他被他盯得难堪,转开了眼。“你不知道……?”

芬奇低着头小声道:“我知道怎么对付自己,但是对别人……”他恼火地低哼一声,“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从来没出去过。我和女人都没有,更何况他是……唉。”

里瑟怔怔地看着他,他憋红了脸,苦恼地埋在了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他小声道:“我该亲他吗?”

里瑟点点头。“嗯。”

“然后呢?”

“他会抱住你。”

“站着?”

“在林子里才会那样。”里瑟在心里骂霍布斯的手段,“新婚的晚上,当然有床。”

“然后呢?”

“他会——”他顿住了,“嗯,后面的事交给他就好了。”

“他会咬我吗?”

“不——嗯,大概也会吧。他咬疼你了吗?”

“有一点。”芬奇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疼倒没什么,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白皙的颈子上印着暗红的吻痕,手指抚过去的时候,里瑟感到一阵奇怪的麻痒。他拉开了芬奇的手,后者有些无措地看着他——无措,就像下午被霍布斯抱着一样。“要试一试吗?”里瑟道,“就像喝酒那样,有过第一次就明白了。”

芬奇犹豫了一下,“嗯。”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41535-1-1.html


“这儿?”

男人摇了摇头。

“这儿?”

“不是。”

“这儿?”

“嘶——”芬奇收了脚去,但里瑟已经找到了关键,握着他的脚腕在那一处凹陷轻按。“就是着凉了,大概是晚上在湖边待久了,风灌进去了。”

“风?那是什么道理?”轻揉的脚腕依然传来刺痛,但还能忍受。

“风寒会侵入人体,阻塞经脉,所以作痛。”

“你还知道经脉之说?”

“以前听说过一些,只知道点皮毛。”

芬奇在沙发上坐直了,手指探到了他领子里去。温热的手指从后颈滑下去,在他背上摸索着。“这伤疤是哪来的?”先生问,“那天晚上就摸到了,不知道有这么多。”

里瑟装作轻松地笑了笑:“原先侍奉的家族的仇人。”

芬奇的手探到了他背心,“那得有多大仇?下这么狠手。鞭子?”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还有刀。”

手指在他背上顿了一下,放轻了些。“你杀过人吗?”芬奇问。

里瑟摇了摇头。

“没杀过还是不喜欢?”

他吸了口气。“不喜欢。”

芬奇抽出了手,把他的领子拢起来,看着他道:“要是出去,或许还要杀人。真到那时候,你杀么?”

里瑟看着他,迟迟不回应。他又道:“要是我叫你去杀呢?”

里瑟阖上眼,点了点头。


他本是个浪荡人间的杀手,无牵无挂,靠杀人的酬劳维生。他有天赋,重道义,不喜欢被束缚。经纪人那里,也总有活给他做。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妥,直到有天在路上遇到了小时候照看过他的妇人,干瘦憔悴,患了某种绝症。倒是有缓解病痛的药,只是太贵,比生活费高出几倍。他有些储蓄,但对那些药品实在不经花。

他找到了经纪人,去找一份来钱的活。值钱的人头不常有,值钱的口袋却常在。如果去掏珠宝商的口袋,应付药资绰绰有余。他之前从来没偷过,第一次偷就被抓住了。好在那之前已经销了赃,钱也送走了。他被抓去了警局,没多久进了监狱。珠宝商一定要把损失弥补回来,和典狱长合谋,拷打他来获得赃款的去向。

霍布斯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入狱的一周之后了。说起来霍布斯还是他的堂兄,之前偶尔碰面,也有合作的时候。霍布斯是个老练的骗子,骗来的钱多半花在昂贵的爱好上,是个格外贪婪的骗子。你以为他们会打死你么?才不呢。霍布斯说,他们总会给你留一口气,就是你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也别想死。别以为时间长了他们就会放弃,狱卒有差使会折磨人,没差使也喜欢折磨人,你要是说了钱的去向,典狱长和珠宝商就会把它平分。你要是不说,无非多一个撒气的囚犯。不如和我越狱出去,我听说了些消息,跟那比起来珠宝商的钱根本不值一提。

他原先只是想出去,但和霍布斯逃出去后,却发现自己在原先的城市待不下去了。牢狱之灾多少让人气短,霍布斯提的价码又很诱人,做完之后金盆洗手,靠资产盈利维生,何乐不为。

这就是他来到庄园的原因。

时间一晃就到了另一个月。老爷出门的事,劳动了全家上下。这次要离开很久,大概三四个月的样子。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切就会大变样了。

里瑟给他们收拾好了行李,自然是轻装简行,最多拿一些方便典当的东西。他端着放着自己礼服的盒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换成了芬奇喜欢的书。等到先生回来的时候,他又把箱子打开给他检查,看有什么漏下的。芬奇看到那盒子放在外面,蹙了蹙眉:“那衣服放不进去吗?”

“装的都是急需的,留不下多少空间了。”

先生绕着看了一下:“把那几本书去了,还能空一层出来。”

“但是——”

“这些书都看腻了,这样的礼服,出去不知道多久才能腾出手做一套。”

“我们都是逃出去的,哪里还需要那么好的衣服?倒是先生你,没有书这一路要闷死。”里瑟道,“你要是惦记着这个,打赢了官司再给我做。”

芬奇静了一秒。“万一打不赢呢?”他抬起眼,锐利的视线审视着里瑟,“那是有可能的。”

不。霍布斯是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就像他确定芬奇一定不会从精神病院脱身一样。

“打不赢的话,我们就更不需要这些了。”他躲开芬奇的视线,“以后就是平头百姓,要这礼服有什么用?”

“拿去当了也比书值钱。”芬奇好像来了气,“换掉吧。”

里瑟心里一梗。“先生。”

他受不起这个。

芬奇直直地看着他,他避开了,还是没动。先生低哼了一声,但那股怒气好像一下子冷了下来。

“随你吧。”芬奇说,走到门边抽出了自己的手套。

“先生上哪去?”

“书库。”


老爷走的那天,所有仆役都到门口去送,里瑟站在这群人里,看着那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和芬奇告别,两人的态度都不热切。注意到他的目光时,老爷抬起下巴,冰冷地瞥了他一眼。

老爷和先生站在一起几乎一般高,相貌也像得很,只不过先生戴了眼镜,眼睛就显得没老爷那么大而已。他多少有些好奇,芬奇多半是个私生子,他们最多也不过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有什么理由如此相像?

好奇也只是好奇而已,终究没那个胆子去问。





**********

这里有个bug,二三十年代没有空调,但是壁炉不是能很方便开关的,所以我暂时不知道怎么改………………先留在这…………各位见谅………………


评论(13)
热度(20)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