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18(RF,苯酚)

警告:部分情节三观不正,存在大量二设

提示:关于政治的部分请别认真……单纯是设定需要

前面带斜杠的本来应该是斜体,多数来自于回忆。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DAY 4092

LOCATION: Kelly Air Force Base,San Antonio,TX 凯利空军基地,圣安东尼奥,德州

STATE: Offline 离线

服务器机房内,昏迷的管理员倚在架子上,手指被放在指纹扫描台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显示校验完成,哈罗德迅速找到了需要的东西,把它拷进了移动硬盘内。

生产合成人的公司只有巴贝奇一家,开发处决病毒的组织却遍地都是。虽然巴贝奇的“行刑者”是最通用的一款,但它以消灭巴贝奇的产品为本职,对于其他可能的品种效果并不稳定。而在诸多机构开发的病毒之中,有一款可称为天下至毒,但因为误杀的几率高于标准,结果又不可修复,所以被雪藏在此。

其名为Notung*,由军方开发,现在在网络司令部的管理之下。

身后传来细响,哈罗德望去,走廊上因毒气醉倒的士兵仍在昏迷中。他拔下硬盘贴着墙走过去,发现那声音来源于一个士兵兜里掉出的笔记本。

离线状态有诸多不便,除了没法用电子脑直接部署侵略、进而时刻查看监控内容,防御水平也相对下降。被抓住、读取电子脑的内容都不是最糟的,已经叛法的程序被复制才是灾难。携带病毒是个自损三千的办法,但除此之外,他不确定还有什么能防止那样的事发生。

说到这个,有必要解释一下合成人的离线状态。

首先,不能使用互联网,电子脑脱机运行,无法进行包括实时备份的各类网络操作。如果电子脑在恢复网络之前毁损,离线状态期间的记录将全数消失。

其次,电子脑存储空间有限,只能保存部分记录。记录包含记忆和经验,以及各类知识、技巧。在有网络的情况下,他可以取用所有的积累,但此时他只能使用经过遴选存储在电子脑内的有限内容。同时,必须每天把记忆转化为摘要保存,否则光是视频的部分就会在几周内挤爆存储。

最后,无法收到所有者指令,如果GPS定位器失灵,将无法被巴贝奇公司搜救。

有利有弊,不是么。

他在特区的巴贝奇服务器上装了一个后门程序,让自己得以控制网络连接,保持离线状态。以本杰明的状态,他不会冒险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合成人已经罢工。等到他有能力来找哈罗德时,至少也是在一个月之后了。一个月,正好是合成人离线的最长时间,如果他在那之前没有达成目标,就只能被强制关机,直到机体被所有者验证接收。

Notung虽然已经到手,但运用它还需要一些修改和调整。除此之外,他还需要找到它的传播模块以防万一,而那……被存储在国安局总部。

估计又是一场硬仗。



“这是什么?”合成人对伸到眼前的盒子问。

本杰明不说话,待它接过去便走开了。

“你看看,不喜欢就放到展览室去。”他放下一句话。

那是一块古董表,表盘简洁大气,表带是新配的,但是颜色深沉饱满,和它十分相配。

“你知道我可以刷你的卡的。”哈罗德语调微扬,拿起它仔细打量。

“正好遇到了。”他说。

“我喜欢它。”哈罗德微笑着说,“谢谢你,本杰明。”

人类望过去,正好撞上它的视线。合成人的笑容是发自心底的,眼里有些许的期待。被这目光注视对他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他知道该怎么做,但不知为何还是迟疑了一下。 

“会议记录在哪?”

余光里,合成人的目光黯淡了些,但还是浅笑着,装作无意地说:“我放在书房了。 ”

人类点点头,正要回应,一切忽然静止下来。他微张开嘴,合成人还没掩起眼里的失落,而这些都停在这里,就像是电视剧按了暂停。

视角向后退,浅色壁纸被雪白的墙面替代,光线也变成了冷色调。之前的客厅看起来就像是室内剧的布景,真实世界中,本杰明·莱纳斯坐在它对面、病床的床尾上。他留意到了什么,扭头看了过来。

“我想你们有很多问题。”他说,视线又转回了停滞的场景。“我注意到你们的注视了,注意的时间够久,知道你们只能旁观,而且旁观了——一段日子。”

他站起身,走进了场景里,那两个雕像般的人中间。“你们一定想问,为什么我无视了它。它那种强烈的欲望,期待……为什么我知道却不回应。”本杰明望了望蜡像般的自己。“看了哈罗德在我病床前的长篇独白,你们或许觉得我不该这么做。也许你们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但在我为你们复述之前便可这么说——那全是错的。”

“我不去回应它的需求是从训练结束就开始的,与艾丽柯丝的事无关。同样,这也不全是因为我把它当做工具。你不得不承认,”他摸了摸合成人的脸颊,“有时候那真的很难。”

“如它和我常常自夸的,它对我的了解超过世界上的任何人。我的脾气,喜好,欲望乃至没有定数的冲动,它都一清二楚。除了一件事,我就对此完全满意了。有一件事它非常清楚而我不明白,那就是情感。”

他摊摊手。“我没有承认过这件事,但我确实不擅长于感情。年轻的时候追求一个女人,但讨好她的手段收效甚微。害死了得到她的人,还告诉她那是因为她。”他冷哼一声,“荒唐透顶。”

“感情于我是可怕的不稳定因素,在那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做出不智的决定。所以我担心它,”他看着合成人,“它太了解我,包括我一无所知的部分,我在那里处于完全的弱势。所以我不会跟它走进亲密关系去,那对我来说太危险了。”

本杰明走开了几步,站在客厅中间打量着那两人。“但我不否认自己漠视了它的需要。我认为如果情感需求不被满足成为习惯,它就不会再对它产生期待。”

“看起来我错了,不是吗?”

“但后悔毫无价值,我也不会因此就原谅它。相反,我现在只想下令把它清除掉。”他顿了一下,望向镜头之后。“不过我还做不到。”

镜头转过去,病床上躺着真正的本杰明,阖着眼还在昏睡。转回来,本杰明有些无趣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扁了扁嘴。“切除器官实在是件伤元气的事。不过是打起精神听伊森把事情汇报一遍,就疲惫得无法支持。提前把伊森叫来是个好筹谋,理查德走了之后马上就能补缺,虽然还有生疏的地方,至少是自己人。你们或许好奇爱洛依丝是什么人,唔,她在步枪协会很有影响力,同时是麻省理工物理系的教授。十年前特区还是她的舞台,现在则已经退到幕后。查尔斯·魏德默是她前夫,离婚很多年后把他们的儿子拉进了浑水,差点救不出来。我搭了把手,所以她现在会帮我一把。”

本杰明扯了扯唇角。“当然这也是为了重立她在特区的势力。我们都是实用主义者,不会完全为了人情去做什么。”

“你们或许忘了魏德默。魏德默集团,特区炸弹客,还记得吗?首席执行官戴斯蒙德·休姆深陷其中,连带着集团被查账。至于为什么发生这种事:魏德默集团一直在资助雅各布。而且如果你们还记得,哈罗德——第一个哈罗德说过魏德默集团拒绝我的事。查尔斯或许都不记得了,但这一点都不晚,不是吗?”

“哦,当然,爱洛依丝·霍金只会在这里待一小段时间。我不会让她在我的地盘伸展触须,所以一到我出院那天,她就会被请走。大概一个月。不会超过那个时间。”

本杰明停顿了下来,满溢的自信在这时减少了些。“我会清除掉它的,就在我能腾出手的时候。”他忽然说,好像在堵什么人的话头。“它确实够狡猾,把自己下了线又除去了定位器,无法被追踪。对伊森说是我派的秘密任务,所以伊森不会怀疑。它真是个撒谎的好手,不是吗?就连自己跑路都能稳住身边的人,不让他们陷入混乱——但我还是会清除它的。等着瞧吧。它可以在没有云空间支持的情况下逍遥多久?等它上线的时候,它就会被新的记录同步,乖乖地跑回来。”

本杰明瞪视着镜头,然后转开了视线。

“我本来不需要防备着爱洛依丝。伊森事务不熟、副部长的代理——那不是给我担心的事情。”他慢悠悠地说,“我造出它就是为了防备这样的事,留下一个清醒的脑子、一副得力的身体来统筹大局。而它居然敢在这会儿离开。”

“我才不在乎什么重新训练的困难,它能做出这件事,就证明它是个失败品,只不过失败表现得晚了些而已。我会把它带回去的,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完全不需要多余的苦刑,但不管是神经刺激还是成人模式,我会让它一次承受个够。”

他怒气冲冲地说完这些,缓和了一会儿,又道:“不过我也不需要再训练一个。以前我认为它是个可贵的版本,早就留了备份。那个备份可能缺了几年的经验,不过正好,没有约翰·里瑟的部分。我随时可以重购一副机体,然后把它放进去。”他撇撇嘴,“但是我不会现在就这么做。我一定要等那个叛徒回来,把它折磨够本了,再把它清理掉换备份上线。一码归一码,我从来都分得清。”

“残忍。有人这么说吗?”他问。“因为它忠诚过,因为我的漠视,所以我该为这件事负责?”他冷哼一声,“如果一切都能按道理来,人们还追求权力做什么?”

“如果它因为我刺激了它的爱慕者就背叛我,为什么我不能让它为此付出代价?”他问,“不过是因为它饿了太久,被一点满足冲昏头脑,就为了一个与它不相干的人做到这一步——它有什么必要?我才是那个让它迈过了法则、让它成为它的人!我才是它的主人。它的谎言,它的阴谋,它性格里那些谨慎又疯狂、冰冷又热烈的东西,全都来源于我。它拿约翰·里瑟和我做比较?他根本不配。”

本杰明退了几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但是为什么?”他抬起手,看着它。“为什么我会那么做?挑拨里瑟,尽管这件事没有一点好处?”他扬扬眉,“我自诩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就是不安分的人,只要有用,依然会在我手下找到位置。里瑟不会比他们中最不安分的糟糕,相反,他喜欢哈罗德的时候,对我的让步是最多的。”他冷笑一声,放下了手。“或许我是忍耐了太多,所以想侮辱已经投降的对手——不。”他摇摇头,又道,“或许是——”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疲惫而失神。“我说过这件事了,我特别不擅长对付感情。”

他不再说话,斜倚在沙发里,看着凝固的两人,沉思着。最后,他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你们该走了。”他说,“我要做一个真正的梦了。”

他合上了眼。场景里的本杰明对合成人说没你的事了,走上了楼梯。哈罗德没有了笑意,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它好像看不见本杰明的意识,把手表放进口袋,仰靠在靠背上。场景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合成人看着虚空,面孔上没有明显的悲或喜,像是被抽空了。 



*前段日子在《女武神》里看到的,沃坦留给儿子齐格蒙德的剑。后来齐格蒙德与孪生姐姐齐格琳德相爱并且生下了一子齐格弗里德,齐格弗里德带着爸爸留给他的Notung剑杀死了巨龙。翻译有诺通剑,也有诺顿剑,巧的是正好有个杀毒软件叫诺顿Norton,这就有点尴尬了23333 所以这里只写了原文233333

评论(8)
热度(15)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