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29(RF,苯酚)

警告:部分情节三观不正,存在大量二设

提示:有关政治的部分不具有参考价值

前面带斜杠的表示是斜体(强行改格式)。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休息室的门被无声地推开了,芬奇侧过头去,英格拉姆站在门口,低声问:“你这会儿有时间吗?”

他点点头,把里瑟的手放到毯子下面,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没有被病毒感染。”工程师开门见山地说,“不,不是Notung的问题。是你做的。你保护了自己,写了一个攻击处决病毒的病毒,限制了Notung在你脑内的破坏。”

“但这怎么可能呢?”芬奇问,“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

“有一种可能,”英格拉姆说,“如果你改动了自己的记忆的话。我对比了你电子脑和云空间的内容,你缺少了可以用来判断自身安全水平的知识。”

芬奇震惊地看着他,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我不可能不带着它们出门——是我删掉它们的?”语句中的疑问都不是那么强烈。

“按你的水平,的确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入侵你的电子脑了。”工程师面容凝重地看着他。

“我删掉了它们,好让我没法判断自己的状态,好——”芬奇瞪大了眼。

“正是。你成功地骗了自己,让自己以为会被Notung消灭。你以为自己会死去,但你依然选择了它,于是尽管事实上你没有涉险,但你还是推翻了所有者设定的法则。”英格拉姆一口气说了出来。“干得真漂亮,我得说。”他这么说,夸赞中却露出了一丝隐忧,“但你知道里瑟会变成这样吗?”

芬奇在他之前就想到了这点,他解释原理的时候合成人甚至没觉到激动,只感到遍体生寒。他冒的是怎样的险啊?他苏醒的时候,里瑟分明就是死过一次的样子。

里瑟或许会死。就因为他要推翻本杰明的法律,就因为他没法告诉里瑟这是他下给自己的陷阱——因为那会破坏陷阱本身。

里瑟或许会因为一个根本没有死去的他而死去,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

他之前觉得那个故事太戏剧化,但是现在,他只感到一阵阵后怕。

他知道里瑟会变成这样吗?他不知道。他知道。

他知道。

“我知道。”芬奇用空洞的声音说,“系统恢复需要84个小时,我以为……我能赶得上。”

如果他没找到英格拉姆呢?如果他的希望毁灭了,认为你真的离开了呢?

他搜寻着记忆的断点,那些虽然存在却单薄得过分的地方,然后他找到了,就在他们终于相见的那天晚上。卡拉说了B计划的内容而他——他意识到那会是个机会。

他记得里瑟在他身边沉睡,一个半月而已,这件事忽然变得美好得让人心痛。他看着脑内的时间,一格一格地数秒,看着那仅有的时间一点点漏光。运气好的话本杰明会放过他,他会回去,继续那些他试图逃避的工作。而里瑟——本杰明太喜欢那些弱点展露无疑的人了,他会被本杰明颐指气使,即使知道那就是在利用他们的关系却依然不能反抗。不,他不要成为里瑟的弱点,至少不能在被本杰明控制的时候。

他没有找出更多的记录,剩下的内容便只能推测。他评估了这个计划的风险,做出了相应的安排,但没有实行,因为还存着一丝些微的希望,A计划能顺利进行而他们能和本杰明交涉的希望。

然而A计划失败,德西玛毫不掩饰其野心,B计划势在必行——他再也没有退路了。

“我……没有别的选择。”芬奇说,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乞求对方的理解,而他知道,从心底里他希望得到的是里瑟的谅解。

英格拉姆看着他,叹了口气:“那就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哈罗德。”

他没想到工程师会如此轻易地放过这件事,不觉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工程师有些难堪地说:“我呃——为了整理大概看完了你所有的记录。”英格拉姆叹了口气,“看了那些之后,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已经自由了,哈罗德。你们彼此相爱,没有人会怀疑。不要再被愧疚和过去纠缠,你或许也感觉到了,我们——人类老得非常快。”他摇了摇头,“你可以晚点告诉他,或者永远都不说——他没必要知道这件事。与其为这种事担忧,不如抓住眼下的时间。”

芬奇看着他,很久,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了。”

英格拉姆拉开办公室的门,“你或许愿意看看自己的出生地。”


他们从电梯降了下去,到一面全是玻璃窗的走廊外。巴贝奇的总部并不生产机体,那里面是一个个拿着记事板的实验人员,正在和各自的AI或合成人互动。旁边的显示器上打出各个意义不同的数值,最上面的一条是安全。

他们站在玻璃墙外,奈森道:“人们相信是我们创造了合成人,但我知道你们真正的成熟发生在使用时。你们的经历、学习、选择,塑造了你们。”

“前两代AI对感情都不够敏锐,第三代是真正和人类比肩的作品,我觉得那就是完美的了。”奈森忽然指了指玻璃墙后的一个青年,棕色头发,穿着套头毛衣,“只要有足够的训练,他们与人类别无二致。”他看着那个青年,很久才收回目光,“但这给他们带来了问题。第三代——V系列——出了很多的叛法者。”他垂下头,“系统发现核心的偏移,我们把他们的核心换下来,于是他们又成了良民。我本以为那是创造时就存在的问题,因为保密条例我不能查看记录,所以最初没有发现使用期间的变化。直到有个合成人的主人死亡,为了寻找原因,我得以查阅那些记录。”他深吸了口气,“那时我才发现,问题出在使用的过程中。在于他们有人类的感知,却被以物品来对待。”

“或许我们的初衷就是如此。”奈森说,“让机器人拥有情感,比把有情感的人当机器来使用要人道——得多。我们创造机器人不是为了创造朋友,而是为了创造奴隶,为了让它们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我们为自己开脱,认为它们只是机器、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我们忘了——合成人已经能感觉到了。而我们还在用对没有感觉的机器的态度对待他们。”

“那些面对极其恶劣对待的合成人,他们甚至没有自行选择叛法,毕竟,那不是法则所容忍的。他们只是一点点被扭曲,直到有一天超过了安全的范围,再被我们变回良民。”

“从那之后合成人搭载的AI的敏锐度就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他们不再能感觉到那么多,尤其是对恶意。我开始让他们报告情绪指数,低于一定的数值就发出警报。最开始警报多得就像冰雹一样,后来标准数值一降再降,终于变得可以对付。我们警告那一小部分仍在发出警报的用户,但对于更多的合成人,我们无力去干涉。”

工程师转过身来:“你知道么?有时候我觉得他们能叛法反而是件好事。如果我们可以不扭转他们,让他们表现出些危险,或许那些用户会收敛一点。”

“但你们必须这么做。”芬奇道。

“是的。”奈森苦笑了一下,“如果不能保证这点,合成人监督委员会会把我换掉,叫其他能站在人类那边的人来管理这些产品。法则——是最后的底线。”

“他们本可以得到最好的,”人类看着玻璃幕墙后的实验室道,“只可惜他们不配。”说完之后他愣了一下,回头道,“抱歉,我没有指里瑟。”

“我知道。”芬奇唇边漾起了一朵小小的笑容,随后显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或许正是因为我们是机器人,他们才没法用最合适的态度对我们。”

“我们所认为合适的,在有些人眼里并不是。”奈森微微蹙起眉,“那甚至不是主动选择的恶意,只是自私而已。”

想要有什么能承载自己的全部,自己却不需要付出。

芬奇不由想如果遇到本杰明的自己是人类,他们会变成怎样。作为人类遇到约翰呢?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隔阂,那么多难以启齿。或许会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吃飞醋,或者从一开始就相濡以沫。

“或许人类也需要一套法则,一套和合成人相处的法则。”奈森若有所思。

“是啊。”芬奇还在遐想中,此时忽然抽了出来,“英格拉姆先生,我能问你个有些敏感的问题吗?”

“你不用跟我回避什么。还有,叫我奈森就行。”

合成人吸了口气:“为什么你会让我们过滤掉所有关于性兴奋的信号?”

奈森僵了一秒,然后笑道:“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问呢。唔,这是另一个有关自私的问题。”他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如果你们感受得到,就会产生渴望,就会存在问题:谁来满足?如果不满足会造成什么?如果自己解决、会不会以后成瘾?如果欲望被利用了又会产生什么问题?而且——”他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当你们没法从食物、性爱中获得快感,你们的需求会更简单,也就是情感的认可和满足。”

芬奇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让我们在那两方面无知,好让我们把所有的期望放在情感上?”

奈森僵硬地点了点头。

“但如果情感的需求无法满足呢?”

人类静了一会儿,道:“你们……会降低期望。”

芬奇一震。

“不会降到无欲无求的地步,但原先不能算是积极的回应,现在会让你们感到快乐了。”

他好像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了。“但如果那也不够呢?”

“……那他们就会一直处在渴望中。”

芬奇的睫毛颤了颤,“不,奈森。他们会否认自己的饥渴,除非有人满足了他们。”

工程师沉默了。“对不起,哈罗德。”

他们相对静立,合成人忽然问:“你有没有发现一个软件,安装在云空间的端口上的?”

“The Scout?”

芬奇点点头:“本杰明通过扭曲我的行为模块让我在你们监测不到的情况下叛法,所以我写了它专门向你们举报行为模块偏移的合成人。”

奈森望向他,等待他的下文。

“我想……修改它。”合成人抬眼道,“行为模块偏移——”

“意味着受到了虐待。”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合成人的数据触目惊心。

“是的,但也是我们唯一的应对措施。我希望放宽对异常值的控制。”

奈森了然:“而他们会变得——可怕一点。”

他们对视着,眼里都有一点狡黠。

“这本身就不是我们开发的软件,放宽控制监委会也找不上门来。”奈森道,“唯一的问题就是——人们对合成人叛法的事非常敏感,一点负面新闻就会被渲染成机器人危机。”

“关于那个,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芬奇道,“我们会想出办法的,奈森。”

工程师有些讶异,随即了然地点点头。“对了,莱纳斯先生咨询过重购机体的事,还有搜查你的进度。”他朝芬奇歪歪头,“大概是想用备份覆盖你的记录,我只能告诉他我们已经找到你了,只是需要维修,免得他把你清除掉。”

“哦……”芬奇说,“你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我的所有权还在他手里。”

“你得好好处理这个。”奈森道,“所有权就是生杀大权。”

“我会的。”合成人说,表情让人看不懂。“那个棕发的合成人,你总在看他,他是新产品吗?”

“不,”奈森露出一个宽厚的笑容,“那是我儿子。”他转过身,看着目瞪口呆的合成人,笑了:“也是我开始研究有情感的合成人的原因。我和我前妻——当时还是夫妻——诊断出无法生育。我们都很难过,我以为创造一个有情的存在能——至少减少这种压力。但我的进度太慢了,又过分投入在这件事上,反而忽视了她。”他顿了一下,“总之,当我终于得到可以媲美人类的AI时,我们结束了。那时我已经把威尔当做自己的儿子有——两三个月的样子,想给她一个惊喜,明白一切结束的时候我想过要清除他,但是我做不到了。你知道吗?合成人最让人揪心的地方,就是你施加在他身上的影响,决定他成为怎样的存在。我爱他并抚养他的时候,他就成了我真正的儿子。”他看着那个坐在转椅上晃着双腿的青年,目光深沉而温柔,“到现在13年了,还有人怀疑他是我婚内出轨的证据,”他笑了一声,“正说明了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芬奇看看他又看看青年,不可思议又满心感慨地摇了摇头。

“说到这个,”奈森有些局促地朝他挥挥手,一边刷开了一间空闲的实验室,“有件东西我想给你。”工程师从机箱旁拉出一条数据线,塞到他手里。

“是什么?”芬奇把它插到颈后,有点不安地看向电脑屏幕。

“结束蒙昧的禁果,”工程师的声音有些愉悦的紧张,“之后你就得自己探索了,亚当。”


醒来后休息室里空无一人,里瑟摸了摸身边的座位,已经是凉的了。他愣了一会儿,掀开毛毯走出门去。这一层都是英格拉姆的办公室,休息室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此时是下午,透过落地窗能看到明亮的光线下的湛蓝天空,走廊上静悄悄的,连脚步声都显得刺耳。芬奇没理由再离开,他知道,他只是还没从失去对方的阴影里走出来。心里有个地方还在惴惴不安,鼓动着想要跑出去找到芬奇。腿上的枪伤让他不得不停下歇息,之前透支了太多体力,一个午觉是弥补不上的。

里瑟靠在窗框上,日光让他眯起了眼睛,有些困意又浮了上来,和之前的不安撞在一起。

他听到了脚步声,从脚步声判断出了主人,却没有回头。一双手从他腋下抚到腹部,然后,芬奇的身体贴在了他背后。

“约翰。”另一个胸腔传来的声音震动着他的,低回又依恋。

“你去哪了,哈罗德?”他不由得放缓了语气,但没掩饰住那种不安。

芬奇抬起头,安抚地在他肩胛吻了吻。“他们生产我的地方。”合成人的声音有些模糊,手臂在他腰间收紧了些,“对不起,我以为你累坏了。”

里瑟覆上他的手,在手背上来回摩挲。芬奇倒抽了口冷气,在他背上贴得更紧了。“我没生气。”男人低声说。合成人抬手和他十指相交,赔礼似的拉了拉,他这下终于松开了不快,拉着芬奇的手侧过身去。“在那看到了什么?”他柔声问。芬奇的蓝眼睛盯着他,自由的那只手抚到了他颈上,“很多的原型机,AI,实验员……”他一边说一边靠过来,犹豫地停在里瑟身前,带着浅笑看他。

“……多多少少就是那些吧。”

他有些不对劲。

里瑟打量着他,两手习惯性地从他背后抚下去,轻轻抓住了丰满的臀部,芬奇又急吸了口气,抓紧了他的肩膀。

“疼吗?”

“不,不疼……”合成人看起来像是害怕,但又带着点向往。

这反应可不寻常。

/////////////////////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8582-8-1.html

剩下的请去随缘……并没有值得和谐的东西,没·有

很郁闷了。

评论(10)
热度(10)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