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A Cube and One More 一颗糖,再一颗糖 30 完结(RF,苯酚)

合成人设定借鉴了《真实的人类》,但进行了一些调整以适合剧情


本杰明下午四点就回到了家。重回岗位他走了一条非常低调的路,除了必须的职务,暂时停止了其他活动的出席。他需要时间来恢复体力,也需要时间冷却舆论。没有事的时候他会早退一会儿,减少了社交活动,最多在附近的餐厅吃顿便饭。他现在能拄着手杖走不短的距离了,虽然有的时候还会容易疲惫,但这至少是个进步。他没打算在几周内恢复天天肝到凌晨的节奏,也没打算早早跳进涡流中。少数党党鞭和副总检察长天天跳得老高,总统服用精神药物的传言越来越盛,谁都知道要风云大变。此时不仅是特区,整个国家都躁动得很,正如这一天天暖起来的天气,说暖还时不时降个温,让人忐忑地穿着厚装,被汗水蚀得又刺又痒。

他推开了门,屋里不像平日那样闷热,客厅的窗户被打开了,纱帘被风鼓起又吸瘪,惹得屋里一明一暗。有股还没蒸发的湿润,和着细细的茶香,弥散在这空间里。他在门厅站了一小会儿,感觉有些熟悉的东西回来了。

把风衣挂在衣架上,走进客厅,那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站在窗前,一手端着茶杯,听到声响便扭过了头。

“哈罗德。”他说。

“本杰明。”那人露出了个浅淡的笑容。

这是预想的情景,除了他自己缺失了那份从容:“机体修好了么?我本来可以叫人去接你的。”

合成人看着他,然后转开眼道:“我没什么事。你呢?”

本杰明抬了抬自己的手杖:“需要这个。没别的了。”

哈罗德看着他的手杖,表情有些复杂。

“我没有清除你,你要是不想这几天上线的话,晚点也可以。”他转开视线,“最近部里没什么事,就是有,伊森也够对付了。”

“本,”哈罗德道,“我不会留下来。”

本杰明转头看向它,微蹙起了眉。

“我来是请求你转交我的所有权。”

人类怔了一秒,随即恢复了锐利的目光:“不可能。”他走上前,“你可以和我谈别的事,但是这件,绝不可能。”

哈罗德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目光垂到了他领带上:“剑鱼。真奇怪,他总叫你小鸟,给你的领带夹却都是鱼。”

本杰明把它压在了衣襟下面:“我们谈的与他无关。”

“但与你有关,本。”哈罗德说,“让我关心你身边发生的事并解决它们,这不就是你购买我的原因吗?只是我现在不会那么做了。”它抬起眼,“我不会再对你言听计从、做每一件你命令我去做的事了。”

本杰明盯着它,好像第一次看清它这个“人”,末了他抛开汹涌的不安,不屑地说:“你在许空诺。停下这些吧,哈罗德,我不会把你转让出去的。”

“本——”

“我说了停下!”他怒道。

哈罗德愣了一下,好像被吓到了,然而很快,它反应过来并叹了口气:“不,本杰明。你不能再命令我了。”它走上前,就在他一尺之外,“该停下的人是你。”

四目相对,人类震惊地从合成人眼里看出了类似怜悯的东西。

本杰明道:“不。”他退了几步,定了定神,“你不可能做到。”

哈罗德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再上前。“当你训练我的时候,有谁相信你能得到一个只忠于你的叛法者呢?”

本杰明的瞳孔缩小了,他盯着合成人,忽然觉得对方陌生了起来。

“你所训练我的——欺骗和伤害别人的能力,现在也可能会施加在你身上。”它语气平静,却让空气紧绷了起来。放下茶杯,合成人在沙发上坐下,“现在我们可以平等地谈判了吧?”

本杰明审视着它,然后在它对面坐下。

“你出让我的所有权,而我会保证没有任何人能从我手里得到不利于你的信息。”哈罗德稳定地看着他。

它知道你的所有事,本杰明。

人类打量着它,慌张一闪而逝。他带着鄙夷道:“但你要把自己转让给谁?约翰·里瑟?”

这种被人所有的关系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诺曼·伯戴特。”

本杰明怔住了。

“你给了我一个人类的身份,他完全有资格接收我。”

本杰明紧紧地盯着他,又转了心思:“看来你对里瑟并不放心。”

“我爱约翰,但我属于自己。”哈罗德平静地说。

“一个属于自己的合成人?”本杰明反问,好像这是个笑话。

“一个属于自己的合成人不会出卖你的秘密。”

人类握紧了手边的织物,脸色依然如常:“我怎么确定你就比里瑟守信?”

“我保护了你12年,本杰明。”合成人的态度第一次有了松动,“那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生命。”

“但以后那不再是你的使命了。”

“我不只是因为使命而照顾你。”哈罗德认真地说。

“而你连使命都没有贯彻,你扔下一切离开了。”人类加重了最后一个词。

“在你伤害我喜欢的人之后。”

“如果他没有疑虑的话,怎么会被我影响?”

“如果不是我事事都护着你,你怎么可能找到借口去影响他?”哈罗德怒道,“你利用了我的好意,来伤害我喜欢的人,我怎么可能不在乎!”

本杰明哑然,随后咬牙切齿地说:“但是你属于我!你不曾为我伤害过别人吗?他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合成人怒视着他:“其中之一?如果我让你去杀了爱丽科斯呢?”

“不准你说她!”本杰明怒喝。

“只有你有宝贵的人吗?”哈罗德站起身,“只有你失去过他们吗?只有你能感觉到吗?你忘了么,你购买和训练我,就是因为我也感觉得到!”

本杰明被震住了,呆呆地看着它走到面前。

“你塑造了我,训练了我,让我为你所用,并把它当做存在的唯一理由。”它轻轻捉住他的双肩,“我满足了你所有的要求,比任何人都在乎你,顺应你每一点脾气和好恶,照顾你直到你心满意足——而你根本就不在乎。”

本杰明好像被烫了一下,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与自己别无二致的面孔,张开嘴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你从未回应过我。你明明知道我做的超出了你法则的要求,你明明知道我没必要做到那一步,而你丝毫没有回应。”它放柔了声调,目光却越发的灼热,“而在有人回应我的时候,你却选择——侮辱他。”

合成人轻轻放开了自己的所有者,站直身俯视着他。

“你说我属于你,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总是属于你的,但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呢?”

本杰明再也无法强装镇静,他缓缓闭上眼,把脸埋到手中。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手,深吸了口气,道:“把转让合同给我吧。”

哈罗德把平板电脑递到他手中,他飞快地签上了字,递还给它。哈罗德抓住平板的时候他没有松手,道:“我没有回应……是因为害怕你会控制我。”哈罗德怔了一下,他松开了手。

或许侮辱里瑟也是这个原因。因为里瑟能那么轻易地让合成人开心而本杰明自己却做不到,因为哈罗德喜欢他,而他满心都是把它带走的打算。本杰明早就习惯了把哈罗德看做自己的财产,固定、永久、不可转让。就这么一次,他担心别人会把它偷走。也就这么一次,他彻底搞砸了。

“但你需要它,本杰明。你需要人爱你,但接受爱的时候你总会被改变一部分。”合成人看着他领带上的剑鱼道,“还记得吗?最开始的两年,他送什么你都转手送人。然后有一天你忽然戴上了个鲸鱼形状的领带夹——你说幼稚的款式。”它抬起眼,“如果你一定要逃避它,没有人能帮到你。我已经失败了,本。”

本杰明诧异地望向它,随即转开视线,心跳骤然加快,是慌张的形状。

哈罗德退开了几步,收起物品,打量着这个房间:“我该说再见了。”

他看着它,道:“或许吧。”

“再见,本杰明。”本杰明没有看他,他只好提起公文包走向门口。

“哈罗德?”

芬奇转过身,男人站在两步外,肩膀因为拄着手杖而偏向一边。

“我很抱歉。”他说。

本杰明犹豫地迈出半步,芬奇怔了一下,松开了手里的公文包,大步上前拥住了他。 

他比看起来还瘦得厉害,芬奇不由为之心惊。

“请你恨我吧。”本杰明轻声说。

合成人抱紧了他,仅此一次,他不担心自己被推开。

“不,本杰明,”他说,“我依然爱你。”


他知道自己有权恨本杰明,他也这么做过。但结果是,他不喜欢那样。本杰明用自己塑造了他,因此在他的灵魂里,永远有一部分是和本杰明相契。他没法那样理所当然地指责本,像任何一个旁观者一样说,这都是你的错,你是个混蛋,我恨你。因为他太明白为什么那些事会发生,因为他就算恨着做出那一切的本杰明,却比谁都明白,本杰明没有别的选择。

哈罗德记得第一次做本杰明的替身,踏进属于这个人的世界。那里荒芜得让他害怕。本杰明选择了孤独,选择了不择手段,选择了不被感情动摇。于是那世界里没有伙伴也没有爱人,没有帮助也没有善意,只是一半的等价交换和另一半的虎视眈眈。当本杰明决定用阴谋和背叛来获得权力时,他也就把自己笼罩在了同样的阴影下。

本杰明要怎么在这样的世界幸存呢?

那里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产出,于是人们吞噬彼此。

他讨厌那里,但那就是本杰明的选择。

他可以消极怠工,可以敷衍了事,可以继续催眠自己:这都是本杰明的错。但是不。推翻三定律的那天他在模拟中打烂了对手的身体,包括他自己的所有人都以为他将变成一个怪物,而本杰明拥抱了他。

在那之前人类说:“我需要你。”

于是他踏入了那片荒芜,义无反顾。



看到芬奇的时候里瑟担心他们是吵架了,他红着眼圈走在路上像丢了魂一样。然而合成人看到他后便微笑了起来,说事情已经办妥了。里瑟问他是本杰明说了什么让他难受吗,他摇摇头,想说出来,却抓不住合适的形容。里瑟看着他又红起来的眼睛,抚上他的脸颊把他抱在怀里。


本杰明打开了保险柜,最上面的那层躺着一个硬盘。那里面存着哈罗德的备份,可以装进另一个机体的灵魂。他把它取了出来,放在光下打量着。

这可以是第二个机会,他唾弃这个想法,但卑鄙的事对他并不陌生。他看着它,最后,把它扔在了茶几上。


他们曾经是两个身体里的一个灵魂。他们曾共享着彼此的想法,没有“理解”这一重隔阂。他们就是能明白彼此,就像双生子一样。他们共享着一份利益,一个目的,对彼此不存私心。直到有一天一个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影子,也存着人的胃袋、有人的渴望,于是他不再跟随另一个的步伐,于是他走向了新的方向,于是之前的灵魂裂为两半。分裂的瞬间,另一个才发现他已经走了那么远。


回程的路上芬奇一言不发,靠着车窗看着风景。电台低低地放着。太阳西沉,落向右前方的地平线。里瑟翻下了遮光板,芬奇看着那个烧红的圆球缓缓落下,光线渐弱,变成了柔和而巨大的圆盘。

他扭过头,里瑟正看着他,因夕阳而眯着眼,整个人沐浴在金红的光线里。他伸过手,握住了男人的。里瑟微一勾唇,扣住他的五指放在座位之间。

云层遮挡了上来,紫红色展开在天际。深蓝的部分在蔓延,天边的光芒越来越暗淡。

昏黄的暮色之中,路灯亮了起来。


移动硬盘的盘片在炉火中变形,其余的零件散在茶几上,那都是与存储的内容无关的杂物。

外面的天黑了,本杰明没有开灯,整个屋子里只有这一炉火的亮光。他退到沙发前,看着那合金的产品在火中闪光。

手机震动又停歇了好几次。此时他收回目光看过去,都是同一个名字。再次震动,他接了起来。

“霍布斯?”



End

评论(15)
热度(20)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