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话N题】Of Two of A One 一体一言(岛花水仙)

/这个系列是我和 @hares 的一套练习作,我们轮流抽签决定两个参与的角色,轮流写上下篇。主题就是“情话”,抽签不排除自攻自受的可能,当然,我们第一次就是“开门红”,抽到了岛花/岛花的题目。这次是我抽签并写上篇,hares写下篇,下次会轮换过来。本系列实验成分较大,但均出于我们的努力,望各位多包涵。

配对: Benjamin Linus/Benjamin Linus
题目: Of Two of A One 一体一言
作者: Wordon & hares

本杰明在潜艇上睡着了。他当然不需要经过麻醉才能到达小岛,但这一次他实在困得厉害。再次醒来时,腕表上的时间告诉他自己即将到达小岛,走出自己的小隔间,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属下都等在外面,而且面色不善。
“有人要说说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他们自他一张口便把他绑了起来。
这可有些太离谱了。这些人没有给他任何申诉的机会,雷厉风行地把他的嘴堵上,不顾他颇具威严的瞪视。
真是反了。彻彻底底的造反。谁给了这些人这么大的胆子?他的目光转到侧方,别人也就算了,伊森?老天,伊森从穿着兜裆裤的时候就跟着他了,他如何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被伊森背叛?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本杰明被扔到舰长室的地板上,罪魁祸首——正如那些电影所演的一样——从转椅上转过身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本杰明挑衅的表情凝固了。
转椅上的正是他自己。

你可以说本杰明是个聪明绝顶的家伙,狡猾,狠毒,仿佛是冷血的——所以大概能想象,他看到自己,真真正正的自己就坐在对面时,心里是怎样的复杂。
不安,当然;愤怒,肯定的;恐惧,他不会承认;还有……如果你们敢想象,一种“这他妈的……真是妙极”的感受。
Well,well,well. 如果说他自己独处时会对自己有那么点厌恶和自卑的话——此时那些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真是奇妙,如果不是处在这样弱势的情况下他一定会跳起来把对方好好打量,一边屏息一边赞叹,哦,真是妙极。他对自己的相貌是有些不满,身高就更不必说了,但是对方的目光——老天,那真是犀利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目光,激起他澎湃的情绪——上帝,上帝,上帝,他如何拥有这样摄人的目光。
另一个本杰明的目光是锐利的,锐利,得意,志在必得。那目光是一只铁爪——仅仅是一只,因为足以握紧它的猎物。本杰明与无数双眼睛对视,经历过无数危急的情景,唯有此刻,这目光令他动心。
“你们出去,让我和他单独待一会儿。”另一个本杰明道。待人去门阖之后,他说:“这很明显,你我是同一个人。”
本杰明挑了挑眉。
“不管这是什么问题,我们都该合作解决——为了我们,我,共同的利益。”
本杰明道:“对我你还需要这么说吗?”
另一个他笑了下:“的确不用。我们两个,小岛只有一个,除非我们打个你死我活——很可能两败俱伤——否则我们就非得合作不可。”
“收起那套狗屎理论,这个小岛是属于我的,你才是半路闯进来的怪胎。”本杰明道,“抢得先机却没有杀了我,为什么?这本来是最好的方案。”
“好了,本杰明,毫无遮拦是很坦诚,但暴躁影响了你的判断。”另一个他十指相对,“我不会说什么对自己的感情那样的话,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就是个极好的搭档。”另一个本杰明从转椅上站起来,“实话实说,我来自六年后的未来,小岛已经易主,一切也都不一样了。我来帮助你避免它发生。”
“帮助我还是帮助你?”
“有区别吗?”
本杰明哼笑了一声,“你何不为我松绑?”
另一人的目光沉了下来。“哦,本杰明,现在的你让未来的自己心惊。”他俯下身,伸出手,轻轻抚摸本杰明的额头。本杰明皱起眉。“你只要开口,就会说出蛊惑人的句子。只要有机会思考,就能找出逃生的方法。只要有一线希望——不管多么渺茫,不管你自己多么落魄,都会抓住。你擅长欺骗,即使对你自己也是如此。擅长隐藏,总是承受自己承担不起的代价。唯独不擅长遗忘,所以总怀着仇恨,你以为它令你前行,但它令你堕落。”
本杰明注视着他,此时道:“容我打断,你说的‘你’,只是过去的你,却不一定是我。”他瞪着另一个自己,“你把自己搞得一团糟,你自己回去忏悔。如果不把我释放出来,我保证你的未来会变得一样糟烂。现在属于我,可未来属于你,你大可看看我能做出什么。”
另一个他对他冷眼旁观。“不错,如果你死了我也就不存在,如果你摧毁自己,我承受后果。”另一个本杰明俯身看他,“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本,我已没有东西可以失去。”
本杰明眯起了眼,另一个他看着他,眼里有些落寞。“我是在这里,全须全尾,好像还有无限希望。但如果有人把我的手臂截去,我不会感到疼;如果他们把我羞辱,我不会感到痛苦;如果明天我将死去,我也难以对此世感到一点留恋。唯有你,你,可以让我对生活还有些信念。”
本杰明没有回应,他多少被这表演震动了心房,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心底无法抑制地生出怜悯,尽管他深深怀疑它们将付于无用,但他依然被影响了。善于表演,他心说。
“你可以从这一切逃离。”另一个他用气声道,“不用承受所有的一切,改弦易辙、拯救你自己。本杰明,我深知要说服现在的你有多么的困难,但只有你才能拯救自己。”
另一个本杰明在他面前蹲下来,绕过他摸向他手腕上的绳结。“我建议你不要试图监禁我。”另一双手从他臂上滑向绳子,面孔就在他面前,同样的眼睛锁着他的目光,“不要试图伤害我。我在你的人面前伤了你的自尊,但我想你完全可以承受。疼痛比疼爱总是对你更有效,本。”对方顿了一下,好像在跨过一道看不见的鸿沟,然后那绳结被打开了。本杰明装作被他吸引,由着他给自己缓缓松绑,一边已经盘算好要从脖子上把他掐晕。此时另一人的手忽然握住他的,然后,整个抱住了他。
“这该死的算什么?”本杰明道。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本杰明。”另一个他在他耳边道,“只是想告诉你,没有用的东西感受起来同样可以很好。”
他愣了一下,然后忽地笑了:“你不是在跟我说这个吧。”
另一个人把他环住,“这有什么不好的。”
本杰明脸上嘲讽的笑容越来越大,但他也没有推开身上的人。忽然,另一个自己低下头倚靠在他肩上,他的心漏跳了一拍,然后咚咚咚地狂跳了起来。未来的本杰明松开了过去的自己的手,整个地贴在了自己身上。树抱熊一样的姿势多有失态,但当他完全靠在对方身上、毫不设防时,对方不由对此心惊。
“这东西才不是没用的。”本杰明轻声说。
“对你自己说啊。”未来的他在他肩上说。
“我知道。”
“我知道,但你不知道。”
“你要跟我吵吗?”
未来的他靠得更紧了:“不要。”
本杰明的气焰一下子落下去了。“你到底是来这干什么的?”他低声嘟哝。
“来告诉你一些你以为自己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未来的他说。
“比如未来的我是个黏人精?”
“比如有人信任和依靠真的很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未来的人抱着本杰明,“你会生气或伤心吗?”他问,“小岛将由别人掌控,你会痛苦吗?”
“这问题属于你。”
“属于我们。”未来人低声说。
真是个蠢问题,本杰明想,小岛就像他的肢体一样,他无法忍受它任人宰割。但在这一刻,在这个热烘烘的怀抱里,他发现自己并不为这个问题困扰,他似乎脱离了现实,陷入某种陌生的情绪。而陌生往往代表危险。
他轻轻挣脱了未来人的怀抱,起身的瞬间屋里的温度使他打了个寒颤。

“告诉我那件事是如何发生的?以及我该怎样避免。”本杰明说。
未来人凝视着他,发出一阵讥讽的笑声,乱糟糟的胡茬随之颤动,像一只刚刚结束冬眠的刺猬。“那不是突然发生的,本,而且——”他垂下的嘴角让笑容变得苦涩,“——你无法改变。”
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而自己毫无察觉?本杰明皱眉等着对方解释。
“岛从来没打算选择你……选择我们。我们,从未得到过它。”未来人走到本杰明面前,双手扶住他的肩膀。这两个红尘中再无知己的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
“这就是……我不知道的事?”
“是的,本杰明,我最亲爱的自己,我们能拥有的只有彼此。”未来人抚着他的面颊,但本杰明却感觉不到手指的温度。“所以,不要再被它利用。从过去到未来,只有我会在乎现在的你,也只有你,能改变以后的我。”

手指留在脸上的压力也消失了,本杰明慌忙去抓对面的自己,但他的手臂穿透了未来人的身体,就像穿过阳光下的粉尘。

the end.

评论(2)
热度(5)
  1. haresWordon 转载了此文字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