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ord】一段荒唐逸事(Willard Hobbes/Harold Finch) R

这篇文是某日和hares研究典狱长与宅总配对的可能性的产物,我们约定各自展开一下看看他们的相处模式会是怎样的,于是这里是我那部分冒险的结果。实验成分有点重,各位可以选择性摄取。

提示:配对是典狱长/宅总,AU背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o  @hares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宽容和陪伴

An Absurd Anecdote  一段荒唐逸事

Harold第一次见到Willard Hobbes时,并不十分喜欢后者。Hobbes是个精致的男子,机智,精明,但他同样傲慢,自以为是。Harold以为明眼人都能看到后一部分,但事实是,即使Hobbes虚伪的气质能把整个屋子都填得叫人透不过气,还是有人乐于与他攀谈。这样的事被Harold Finch视为社交场几大奇观之一。

他同样列为奇观的是Hobbes对他的追求,突然得就像天空扫过的一颗彗星,猛烈得就像夏威夷的岩浆——后者让他弟弟从彼处回到纽约——让他避之不及。是的,Willard Hobbes于他正是行走的天灾。身为灾民的Finch先生并不想承认,自己曾颇为欣赏Hobbes先生的品味,在美术馆的游览中后者也是一个很好的同伴——所以说,他们为什么要一起去美术馆?

这件事说起来都不让他觉得奇怪。他们最初在类似的场合相遇,然后或是人为或是偶然地见了好几面。两个喜欢独处的人不知怎么地汇到了一个场合,慢慢地居然习惯了彼此。

可怕的习惯。

即使如此,Hobbes的攻势依然突然而诡异。他的手段强硬得能与暴君相比,但幼稚的成分甚至幼儿园的男童都不及。没有人会疯到接受一个说着“我爱你的大脑,Harold,不过你疼痛的肉体尤为我偏爱,或许你不介意它成为我们之间的第三者”的男人,就是他捧着一大束花也一样——Finch先生不得不补充,Hobbes捧起花束的动作就像从臂弯抬起一挺机关枪,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受害者教授的身体打成一堆肉泥。

是的,Finch先生是一位大学教授,而Hobbes的职业——Harold非常怀疑“外贸公司销售总监”这个职位是怎样容下这么一个叫人脊背发凉的人的。或许他们销售的是棺材。

除却这些负面的评价,Hobbes本人是个英俊的男子,再详细些,大概是会评到AAA级别的那种美男子。所以Finch所说的“奇观”,在这一优势加持下便显得不那么令人称奇。了不起的是Hobbes还会说几个笑话,老天保佑,尽管它们每一个都能对阻止全球变暖做出不朽的贡献,但听众还是如痴如醉——而,如果这不令读者们惊讶,听众里男性和女性一样痴狂。

让我们言归正传。那么,这个颜值无敌的男人是怎么对我们的教授陷入爱河的。

我得说Harold Finch也是个棒极了的男子。以他的气质,学识,了不起的品质和无可挑剔的品味——补偿一场人祸带来的残疾绰绰有余。不过Hobbes先生对这一介绍只关注到了后半部分,比如,究竟有多严重。

并不会影响性生活。我严词保证。只是足底不平以及颈椎颇为有限的旋转角度。

他看起来有点失去兴趣。

好吧,或许他不适合你,考虑到他每天都在后背程度不一的疼痛中挣扎,或许更加体贴的男士——

身为介绍人我真不想承认Hobbes先生眼里瞬间燃起的热情。

好吧,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样,他也表现为这样,总之,这么一场属于中年人爱情的凶残追逐战展开了。

对于腿脚不便的教授,这可真不公平。

评论(2)
热度(12)

© Wordon | Powered by LOFTER